我曾經有一次飛夜班航線,歐洲線飛台北,服務的是商務艙。商務艙的客人不多,只有四成滿,在有個坐在2B的客人一上飛機不吃也不喝,就開始睡覺,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搭夜班飛機的人很多人都像他這樣,我也見怪不怪了。在我們的航機上有一個空服員休息室,是一個介於商務艙和頭等艙之間的小空間,擺著兩張床,讓值夜班的空服員可以輪流休息。飛到半夜時,有一個女空服員來商務艙找我,問:
『商務艙2B的客人是不是姓周?』
『是呀!』我們服務商務艙的組員,在客人登機前都得把客人的姓氏背得滾瓜爛熟,客人一登機就能尊稱他的姓,好給客人一個服務週到的印象。所以他一講我立刻知道。
『麻煩你去跟周先生講:他太太占了我們的空服員休息室睡覺,不肯回她的座位也不肯離開,說非要周先生去請她才走。』
『好,我去跟他說。』
我說著,一邊往2B的周先生座位走,一邊心裡在納悶:
『奇怪,他是一個人坐商務艙的,沒看到有太太同行呀。』
我走到他座位旁,他還在睡覺,我很有禮貌地輕聲喚醒他:
「周先生,麻煩您醒一醒。」
他不高興地睜開眼睛,一臉怪我擾他清夢的模樣。
『什麼事?』
『你太太有搭這班飛機嗎?』
『有呀,可是不坐商務艙。』他說。
我想,那就對了。她八成是氣他老公把她一個人丟在經濟艙,才去霸占我們的空服員休息室。還要她老公去跟她賠罪才肯走哩。
『你太太睡在我們上面的空服員休息室,要我們請你去叫她才肯離開。』
周先生聽了表情變得很奇怪,他說:
『你他媽的在開什麼玩笑,我太太已經死了,她正躺在隨機運送的棺材裡呢?』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