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咒語,不是那種用梵文所著,嘔啞嘲哳繞口的古文字,也不是那種氾濫無比,貼在電線桿上的幾字真言,而是一經傳唱,讓你忘也忘不了的婉轉旋律。

諷刺的是,這種咒語不多,也不常被人注意。

陳教授是研究世界文化的翹楚,他旅行眾多國家,鑽研稀奇古怪的咒語
,有一天,在英國史特拉福小鎮的旅社,他遇到了一件讓他頗感興趣的事情。

深夜,在他住的旅社牆壁後,有一個嬰孩不住啼哭,而且是用一種極為古怪的發音方法,就像是脖子被掐住,僅留下半口氣的那種倒抽似的哀嚎,在如此靜謐的夜晚,聽起來十分淒涼。

就在嬰孩啼哭了一、二分鐘後,一股悠悠地女子歌聲傳出,在這歌聲的撫慰下,嬰孩漸漸地安靜了,哭泣聲也慢慢的細弱了下來,直到寧靜無聲。

而這女子所唱,便是鼎鼎有名的「倫敦鐵橋垮下來」,只不過是英文的版本。

這讓陳教授十分好奇,為什麼在這眾人皆知的童謠歌聲下,夜啼的嬰孩竟然會沈睡?

他不得不想到了咒語。

佛家所謂咒語,是以梵文所寫的經典文字,是佛陀所傳的正道,所以
後人傳頌,才有驅魔靜心、避邪祈福等效力。

而這麼一首童謠,竟也可讓啼哭的嬰孩停止哭泣,這其中並不單純。

是不是在眾多世人的傳唱下,童謠也具備了咒語般的魔力?

又或是童謠的產生根本就是咒語的延伸?

陳教授非常感興趣。

所以他開始大規模的在書中尋找可能的童謠兒歌、或是風靡一時的打油詩,任何曾經、或現在被人記憶的曲調。

他發現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越是窮鄉僻壤、所流傳的童謠就越多,而越是烽火戰亂,所編排出來安撫民心的曲詞就越頻繁。

這不恰巧應證了「靈不亂則邪不至、咒語頌則天下平」的說法嗎?

回到台灣後的陳教授提出了他的發現,寫成了一篇小論文,但是並沒有引起學術界的重視,久而久之,大家幾乎都把這件事忘了。

直到這一天。

「陳教授,您以前曾經寫過一篇『論世界童謠與咒語』不知道您還記得嗎?」

陳教授在教授完古代符號學後,有一個男同學站在他的眼前,對他說著。

他打量了一下這個男生,留著平頭,穿著襯衫,一副大學新生人的樣 子。

「嗯……那是多年前的發表了,你有看過?」陳教授打開茶杯,喝了一口茶。

男孩抓了抓頭:「有,那時候我還是國中生,正好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了這篇文章。」

陳教授點了點頭:「沒錯,我是有在雜誌上刊登過部分論文,且修改的較為大眾化,沒有那麼學術般的艱澀。」

男孩:「難怪如此,我就想說怎麼會就這樣就結束了,這篇文章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您原本的論文可以借我看嗎?」

陳教授皺著眉:「可能要找一找唷?怎麼了嗎?」

「沒……沒事。只是好奇罷了!」男孩囁嚅地說。

「只是好奇?」陳教授重複了男孩子的話語,但隨即又說,「或許我研究室裡還有當初的稿子,我下次上課拿給你?」

「我,我現在跟你去拿。」男孩扯著衣襟,輕聲問。

「那麼急嘛?好吧,你隨我來。」陳教授心想等下也沒課,也就同意了
,「但是我不保證找的到唷,呵呵呵。」

「沒關係。我跟你去。」男孩眼睛突然發亮,陳教授看了覺得有點詭異。

陳教授領著男孩往他研究室走去,這些年來理工學院地位大增,歷史學系感覺沒有出路,似乎也就那麼落寞了下來。不僅研究經費一年比一年少,連學生都似興趣缺缺,不想要認真鑽研。

陳教授仔細凝想之前的授課情形,並沒有對這個平頭的男生有多大印象
,也覺得有些奇怪,不禁加快了腳步。

「到了,你也進來吧。」陳教授停在一扇斑駁的門前,掏出了鑰匙,對著男生說。

「咿呀……」門打開了,印入男孩眼簾的是一般研究型學者的典型研究室;大量的書籍資料凌亂的散落在四周,一台老電腦吃力的運轉著,牆上掛著些和名人合照的照片。

「有點亂……」陳教授放下手上的書,尷尬的笑著。

「不會。」男孩笑著答應,並且開始瀏覽起周圍著擺設。

陳教授走到書架旁,指著書架頂端的紙箱說:「前些年出國的資料都在這兒,你想要的東西應該也在裡面,嘿!」陳教授掂著腳,一面搆著紙箱一面說。

男孩連忙走上前去幫著陳教授將紙箱拿下。

打開紙箱,一股刺鼻的霉味掩面而來。

男孩轉過了頭,不敢呼吸這樣的空氣。

陳教授在紙箱內翻找著,紙箱內放了數個牛皮紙袋,裡面放著好些文件。

「有了,就是這個!」陳教授叫道,他已經找到了男孩想要的資料。

陳教授將一疊厚重的牛皮紙袋拿出,紙袋有著紅色的圓圈封口,上面纏繞著絲線,將線解開,有好些照片、紙張散落。

陳教授看了看,確定無誤,又把絲線纏好,將牛皮紙袋交給了男孩。

男孩興奮的接過:「謝謝陳教授!」

「不客氣。」陳教授微笑。

「咦?」陳教授忽然看見男孩脖子上掛著的玉佩,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

「怎麼了嗎?陳教授?」男孩奇道。

「嗯……你叫什麼名字呢?這些看一個禮拜夠不夠?下次上課拿給我?
」陳教授趕緊接著說。

「叫我阿勇就好,我下禮拜一定把東西還給您。」男孩指著自己笑著說。

「好,好。」陳教授點著頭。

「再見!」阿勇。

「再見再見……」

目送著阿勇離開研究室,陳教授還是記掛著阿勇所配戴的玉佩。

「這狀似佛手的玉佩,似乎在哪裡見過……」陳教授坐在椅子上,一個人獨思……
阿勇拿到資料後,神秘兮兮的回到宿舍。

他翻身上床,躲著室友,小心翼翼的拿出資料。

資料頗多;照片、手稿、還有一些錄音帶,以及最重要的論文。

「咒語的歷史十分淵源,可追溯到數千年前,而古今中外都有咒語,而咒語給人的感覺總是神秘的、超然的,是一種利用眾人的念力來達成外在的型的改變,而似乎沒有什麼咒語是不需要群眾力量就可獨力完成的,換句話說,你今天自己發明一種咒語,多半是沒有效果的……」

阿勇仔細的研究著論文,剛開始在探討咒語的產生、咒語的歷史,這並不是阿勇有興趣的地方,於是他開始瀏覽,跳過一些理論。

「有許多童謠的產生也是非常古老,早在文字被創造以前,童謠就已經產生了,童謠多半容易上口,而且對象明確,都是以小孩子為主。依筆者的見聞,童謠的效果跟咒語極為類似,多有安定人心之作用,但是比起聖歌,童謠顯的平易近人許多……」

阿勇點了點頭,繼續讀著。

「筆者走訪二十多個國家,找尋童謠四千餘首,但弔詭的是,曲調相似度幾乎相同的就有三十多首,而國家包含印度、尼泊爾、非洲小國、歐洲島國,照理說不太可能有文化上的交流,因此可以大膽假設,這些曲調相同而詞不盡然的童謠,對應著咒語而言,有著同樣的效果……」

阿勇「嗯」了一聲,似乎滿認同這個假設。

「而咒語在常人最大的印象,就是聽不懂,因為不論古今中外,使用的咒語皆是極偏冷的語言,如佛教的梵語,西方的古希伯來語。而佛教大師白雲禪師曾說:『有用的,聽不懂才好!』為什麼呢?因為就是聽不懂才不在乎,才會更專心一致的去唸誦……」

阿勇看到這裡,打了個冷顫,因為他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但不知道這個猜想正不正確,他趕緊往下看。

「而童謠更是把此一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試問就算童謠的發音再正確
,字音再清晰,但是對一個稚齡嬰孩而言,又有什麼差別呢?曲調,才是最重要的,從頭以一貫之的精髓。」

阿勇的猜想沒有錯,童謠根本是給小孩子聽的,那不正是咒語的表象之一嗎?

「咒語流傳至今,數量已多的數不清,而其中更是有部分為『逆真咒』
,簡單的來說就是所謂黑魔法,這些咒語立意不善,且不足為人道,通常都是有修行者私下的流傳、或是盲目的被信從,坊間有許多害人的咒語、或紮紙人、或下降頭,可以說是咒語的變形。而童謠卻無此顧忌,相信父母是不會唱頌令其孩兒身體不適、或是黑闇可怖的歌曲。」

論文裡有著數不清的舉例,但是黑魔法系列的黑闇咒語卻是寥寥可數,僅簡單刊出了些大家都知道的圖片,如五芒星的詛咒之類,阿勇有一點失望。

阿勇花了些時間把論文迅速瀏覽一遍,又開始看其他的資料,最後,便向同學借了部小型音響,準備研究那幾卷錄音帶。

阿勇一面咬著手指的指甲,一面將上面寫著「英倫島國」的錄音帶放到音響中。

因為他想要證實,前些日子在家鄉發現的驚人事實。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