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對女兒,看著她們從幼稚園到念小學到初中,從幼稚園的可愛小背包變成了裝滿教科書的沉重書包,從惹人憐愛的女童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這一路走來也看著她們對偶像迷戀的變遷。



大多數的台灣孩子都看過「巧虎島」,裡面的巧虎幾乎是孩子們養成固定收視電視節目的開始,然後是「神奇寶貝」、「數碼寶貝」,接著是「小魔女DoReMi」、「庫洛魔法使」、「忍者哈特利」、「哆啦A夢」等夢幻+科幻的卡通,後來又轉型為較寫實的「櫻桃小丸子」、「清秀佳人」、「湯姆歷險記」……等,我也曾經應女兒要求在大陸買S.H.E的寫真書,更曾去向熟識的圓神出版社要回蔡依林的簽名海報,但每當我想起去詢問她們的偶像近況時,她們竟已嫌我落伍啦!因為她們的偶像又換了,從王心凌、張韶涵又換成南拳媽媽、飛輪海、棒棒堂,當她們喝完最後一瓶由棒棒堂所代言的飲料後,她們的目標又改了,這回是遭受了更猛烈的日本文化衝擊,哈日情緒讓她們努力搜集所有偶像的報導,成天在網路上注意偶像的一舉一動,只要有人批評她的偶像,就會被視為仇敵。我必須要接受女兒已進入了青春期,只是無法忍受女兒在牆上掛著「嵐(ARASHI)~一輩子的最愛」,我覺得這些小日本怎麼可以成我寶貝女兒一輩子的最愛呢?一個父親憤怒了!



我問內人「嵐」的身世背景,內人告訴我「嵐」是一個日本五人偶像團體,我開始茫然了,因為「一輩子的最愛」是多麼嚴肅的問題,他可能是我們熱戀中的情人,是生我養我的父母,或是與我相知相守一生的伴侶,以及一輩子為其牽掛的孩子,但怎麼也輪不到看起來娘得不得了的桃太郎啊!



內人說我太大驚小怪了,要我懂得愛鳥及屋的道理,這樣才能跟孩子溝通,但父親從小告訴我,在大陸老家的爺爺是被日本侵華時殺害的,日本人對父親而言恐怕是「一輩子的最恨」,因為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我們這種卡在中間的中年人真是心酸,親日或仇日,在家裡是最好永遠不要碰觸的問題,一旦碰到了就一定會有人受傷。我相信女兒還是在追逐偶像的階段,但是隨著年紀一天一天長大,她會慢慢了解什麼是一輩子最要珍惜的人事物,那時「一輩子最愛」的答案就會穩定,而不像偶像般的幻滅。你也想知道什麼是自己一輩子的最愛嗎?也許下面的故事與過程可以給你一些啟示,然後我們可以很肯定的喊出什麼是我們一輩子的最愛。



一位大學教授讓班上的一位同學在黑板寫下最難以割捨的20個人名字,結果這位學生很輕鬆的完成了這個工作,這些人的身份大多是自己的親人、同學、老師、朋友或鄰居。這 時 教授請這位同學劃掉一個這名單裡面相較之下最不重要的一位,於是同學幾乎不加思索的就劃掉了鄰居的名字。教授的指令並沒有完成,他又請同學再劃掉一個不重要的人名,結果同學遲疑了一下,隨即把同學的名字劃掉。就這樣一直重覆下去,名單內所剩的名字越來越少,而同學做決策時要考慮的時間卻越來越長,每一次做決定時,同學都感到心跳加速,感覺到無盡的痛苦與不捨,而最後這位同學的名單裡面只剩下自己的父母親、丈夫和孩子。



教室裡突然變得十分安靜,所有的學生都知道如果要繼續選擇下去,每一個決定都會讓他們痛不欲生,同學拿粉筆的手開始顫抖了。



「請再劃掉一位。」教授的指令聽起來若無其事,但同學卻落入了天人交戰的漫長時刻,他考慮了好久,幾乎是閉起了眼睛、低著頭、無奈的劃掉了自己父母親的名字,教室現場一片安靜,其他學生對這位女同學都寄予無比的同情,可是都沒有辦法阻止教授繼續的問:「請再劃掉一個人。」教授的聲音傳來,同學驚慌了,嘴唇顫抖著劃掉了自己孩子的名字,她忍不住的放聲大哭……



教授待她平靜後,有些好奇的問:「和你最親近的人應該是你的父母和孩子,因為父母是生育你、養育你的人,孩子是你親生的,你從小陪著他長大,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去尋找的,但為什麼他反倒是你最難割捨的人呢?」



女同學深呼吸一下,然後很堅定的敘述她的理由:「隨著時間推移,父母親會因年邁而先我們而去,孩子長大後有他們自己的生活,在獨立後也會很自然的離開父母,有他們自己的天地,而真正陪我度過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他才是我一生最難割捨的人,他才是我一輩子最應該珍惜的最愛。」



好了,故事說完了!你不一定要和這位同學有著一樣的答案,但是這是一個值得你也去嚐試分析的過程,你一樣從二十個最難以割捨的名單開始,然後一個一個劃去,最後剩下的那個人就是你一輩子的最愛了。如果找到了,就應該要有一致性的價值排序,切莫讓自己的人生本末倒置,而且要告訴對方,他(她)是你一生的最愛,也要請他(她)珍惜自己、愛護自己。



誰是你一輩子的最愛呢?我的女兒可能在不久後又會有新的答案,但是當她在更成熟時,再讀她父親寫的這篇文章,我相信她會在那已不復記憶的青春歲月裡,有了一些莞薾一笑的素材,也會去思考這個人生又深情、又莊嚴的問題的答案……。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