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哭著發抖,身子不斷抽蓄,她的身上遍佈不少傷痕,有藤棍抽鞭的痕跡,也有被踹被毆打的淤傷,大大小小有黑有紅有紫,看得令人觸目驚心,不禁心想是誰那麼殘忍,竟然把小女孩傷成這樣?

  「都是妳!都是妳的存在!害得我變成沒人要!沒人要!」少婦纖細的身子走來,一手抓著小女孩烏溜的長髮,用力的抬起來甩來甩去,小女孩瘦弱的身體像似洋娃娃般擺動。

  「……媽媽,媽媽。」小女孩痛苦的哀號,她不顧頭髮被拉扯的疼痛,小小的雙手張開想向少婦的懷裡撲去。

  「別叫我!我不是妳媽!我不是!我怎麼會生下妳,我怎麼會!一生下妳,害得我被婆婆嫌棄,被老公唾棄,妳害我身材走樣,跟老公離婚,也都沒人要我!沒人要我!」少婦那修長的指甲狠狠的在小女孩臉上刮下來,血紅色細長的痕跡一條條留在小女孩臉上。

  又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小女孩是少婦的第一胎,在每個人充滿期待下出生,但卻是失望的收場,小女孩的成長過程不得父母的喜愛,更得不到公婆的愛護,在他們眼裡,男生才是重要。從小,小女孩很懂事,心思過於早熟,所以很會看他人臉色討好,可是在怎麼討好,也贏不過她父親搞外遇所生的私生子。

  外遇所生的小男孩把她和她母親逼入絕境,落得離婚下場。偏偏她母親的娘家也不願意收,所以她母親只好帶著她單獨生活,可是在外工作到處碰壁,而她母親好不容易有段感情發展卻因為有拖油品的存在,所以都沒有好結果。

  壓力一波波跟著來,母親開始認為小女孩是始作俑者,自從生出她之後就沒有一次好過,所以小女孩成為她發洩的玩具。

  「給我喝尿!給我喝尿!」少婦拉著小女孩的頭髮,從客廳邊走邊拖的拉到浴室去。

  「媽媽,媽媽不要!」小女孩掙扎搖頭,她看見馬桶在自己眼前,驚慌失措的抱著母親的小腿求饒。

  「放手!」

  「不要,媽媽,以後我會聽話,會聽話!」

  「放手啦!」

  少婦用腳踹了幾下,狠狠抓起小女孩的頭往馬桶裡壓去,那馬桶裡瀰漫一鼓尿騷味,不知多久沒沖刷馬桶。

  小女孩的臉泡浸在馬桶水裡,她不斷的掙扎又掙扎,少婦看她悲慘的模樣,嘴角彎起狂笑,最後才鬆手離去。少婦的笑聲迴盪在屋子裡頭,踩踏著滿足的腳步聲離開家出門。

  小女孩從馬桶裡抬起頭,滿臉都是淚痕,她看著身上多出的新傷痕,緩緩起身打開蓮蓬頭的開關,脫去身上衣物開始洗澡,她哽咽著看著水沖刷身軀,不少的紅色液體從她身上流下,緩緩流入水溝蓋裡頭。

  「媽媽,媽媽……」小女孩咬著嘴唇哭著。

  今天是個母親節,不知道母親記不記得?她每天省吃儉用,甚至偷別人的東西販賣,就是為了存錢,而目的就是這一天的驚喜。

  「希望媽媽,今天在公司裡會特別高興……。」小女孩擤著鼻涕哭著,期待這個願望會實現,實現母親的希望,也實現自己的希望。



******************************************


  少婦離家後,開著前夫在交往的時候送給自己的一台賓士車,她不禁鼻酸起來。想當初沒結婚前,她可是受到像公主般的愛護和呵護,而且婆家都對她好好,一直到他們結婚懷孕為止。可是竟在她生下女兒之後,一切都變調。

  「如果沒有她的話,我的生活一切都好過!一定。」少婦抓著方向盤,語氣怒吼叫囂,她把一切的經歷不好全都怪罪在那自己親生女兒身上。

  「妳確定?」

  一道冷冷的聲音從車窗外頭緩緩傳入車內,少婦一驚,抬眼往左看,看見一個男子在夏季的大白天穿著黑色風衣和黑毛帽,長相俊俏,目光卻冷冷的盯著少婦。一瞬間,少婦周圍的空氣完全冰凍,由骨子裡頭發出來的顫抖,讓她對眼前的男子產生莫名巨大的恐懼。
  
  她想逃,人類原始反應直覺告訴自己,要逃開這麼男子身邊,不然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那雙腳卻不聽使喚,雙手冒著冷汗緊握著方向盤。

  「真的覺得沒有妳女兒比較好嗎?」男子低聲冷問。

  少婦愣愣的,遲疑了一分鐘那麼久,那張近乎發白的雙唇緩緩的開口回答:「……是的。」

  男子悶哼的笑起,那是種不屑的聲音。

  少婦再笨再怕也都聽得出來,她不顧自己是否懼怕眼前這莫名的男子,又驚又恐又怒的對著他發抖的咆哮,「你……笑屁阿!我自己的家務事,干你啥事!笑什麼!笑什麼阿你!」

  「喔,真抱歉,激怒到妳。」男子微微的鞠恭哈腰,這紳士的態度卻讓少婦嚇了一跳。

  「妳還真是有趣。」

  「你說什麼?」少婦微微皺著眉頭。

  「在妳身上我聞到……」男子湊臉逼近少婦眼前,她不禁愣住,心想這男子還真是俊俏。接著,男子嘴角彎起弧度淺笑,繼續說:「我很喜歡的氣味。」

  「什麼啊?」少婦緊張的看著他。

  男子突然開始手足舞蹈,像個音樂的指揮家,不停的揮動雙手,他閉著眼陶醉,彷彿在演奏美麗的曲調。

  少婦看傻了。

  「貪念,慾望,享受,權力,地位,種種許多妳想擁有的,這是妳夢寐以求的希望,但是卻被你的女兒給阻礙了。」男子的嗓音慵慵懶懶的傳入少婦的耳裡。

  「沒錯!」少婦激憤的點頭。

  「所以,覺得沒有她才好?」男子轉身望著她。

  「那是當然!」少婦更是激烈的確定。

  「如果我實現這願望,妳能給我妳女兒的生命嗎?」男子再度湊臉過去。

  「什麼?」少婦愣愣的看著他。

  「要或不要,一句話。」男子帶著些微的威嚴,溫柔的問。

  「……好。」少婦不管這合不合常理,現在的她,不管是遇到惡魔還是天使可以將她人生重來,要她奉獻自己的生命也願意!

  「很好。」男子輕輕在她臉上啄一下,拍拍她的肩膀,用著最燦爛的笑容說:「去上班吧,今天妳會發現不一樣的世界。」

  少婦愣愣的點頭,她緩緩將車開走,過了許久,她自顧的笑起來,真是莫名奇妙遇到怪人了!她今天是怎麼了?吃錯藥嗎?這世上的怪人還真多。少婦抱著懷疑的態度離開現場。

  男子已經消失在原地,留下遍地的黑色羽毛。

  一到公司,少婦才走進公司門口,迎面而來一大束花,這讓她受寵若驚。

  「真好啊!這是今早公司收到的花,而且指明是送妳唷!真不錯呢!」許多同事跑過來羨慕。

  「唔?是嗎?」少婦又驚又喜的收下。

  「這麼吵做什麼!都給我回去做事。」王經理從裡頭走出來,大夥才散開。

  少婦一看見王經理,整個心抽痛起來,她離婚後找工作碰壁,一直到來這家公司才被錄取,後來跟這王經理有發展曖昧感情,卻因為王經理知道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所以他們就毫無結果。

  「我有話對妳說,到老地方見。」王經理小聲對少婦說道。

  「嗯?喔,好,等一下。」少婦睜大雙眼看著他,她趕緊把花拿回辦公室。

  少婦愣愣的想,感覺事情都變得不太一樣呢。難道那個男子是神仙?

***



  在樓梯間,少婦驚訝的看著王經理,她不敢置信。

  「你,剛說什麼?再說一次!」少婦驚訝的顫抖。

  「請妳嫁給我!我從來不知道妳會是這麼好的女人,我如果錯過妳,我對會後悔一輩子,嫁給我吧!」王經理邊說邊拿出鑽戒,他誠懇的模樣感動到少婦。

  少婦看著那鑽戒不敢置信,天啊?怎麼會?怎麼會?上禮拜他們之間已經降到冰點,甚至連朋友都做不成,這樣戲劇化的改變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我……」少婦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我願意為我上次分手說的話道歉,我相信妳還是愛我的,希望妳能嫁給我。」王經理看了一下時間,「我先去開會,給妳些時間考慮,希望我等到的答案會是好的。掰,我的保唄。」

  看著王經理匆促的離開,少婦捂著嘴,內心狂喜。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