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醫院等待的座位上,一對父子正坐在上面,父親對著兒子說

道:「你知不知道你看的醫生是實習醫生還是住院醫生還是主治醫


生?」

兒子一臉不耐煩的說著:「我怎麼知道啦!」

「你這樣怎麼行呢?你就要進去念了,你當然要弄清楚怎麼分

啊!我跟你說,衣服下擺到腰的就是實習醫生,再長點就是住院醫

生,再更長就是主治醫生啦!」父親一臉驚訝又不停說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兒子不耐煩的說道。

「啊你要去念了,那你到底對醫有沒有興趣啊?你知道嗎?在我像

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啊,能去念醫生啊,那是一件多好的事情,那時

要是能念醫啊,要我放棄一切都行啊,你要知道那時候啊.......」

父親十分忘我的不停和兒子說到他當年有多希望去念醫學。

「真是夠了...那麼喜歡念,你不會自己去念喔!」兒子不滿的

在口中嘟嘟嚷嚷。

「啊!我去上個廁所啊,到你的時候要趕快進去!」父親說完就

急忙往廁所跑去、

「真討厭,就會逼人家去做些不想做的事!唉...要是我能無居

無束的去玩,又有花不完的錢,那該有多好?」兒子轉動著上半身,

趴在背後的窗上不禁的想著。

這個時候,一隻幼嫩雪白的手,輕輕的碰了碰少年的肩膀。少年以

為是父親上完廁所回來了,便轉頭說道:「你回來囉?這麼快喔!

還沒輪....」

但這時站在少年眼前的,卻是一個不滿150公分的人,有著一張

很甜很甜的娃娃臉,但卻有著一雙和年齡不符的眼神,臉上帶著一

種讓人心寒的微笑,而仔細看,這名透露著詭異的人,除了碰觸少

年的手是如同嬰兒一般的幼嫩,另一隻手卻如同百歲老朽般的乾

枯!強烈的對比,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小弟...不對...大叔....不對...你....

你是什麼人?」少年略帶抖音的看著眼前這怪異的人!

「呵呵!別太緊張,我是聽到你的希望而出現幫你的人。」詭異之

人如是說著。而他的聲音說不清是幼是老,又有種忽遠忽近的感

覺,讓人抓不清他的所在位子。

「你好!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Ominous!這是我的名片。」

Ominous說完便向少年遞上了一張全黑的名片。

少年接過黑名片一看,上方銀白色的字體,最上面寫著『人生交換

公司,服務絕對周道,價錢鐵定免費,只要你(妳)肯用你(妳)

的人生一部份來交換,那你(妳)就能換到你(妳)最希望的人生。』

中間則是眼前之人的名字『Ominous』,而最下方則寫著服務電話

和地址。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又是人生交換公司?我怎麼都沒

聽過?」少年疑問的看著眼前的Ominous。

「呵呵!我們公司是新成立的,就如同上方所寫的一樣,我們負責

幫人交換他不想要的人生,像你剛才不就在抱怨你希望有個自由又

有錢的人生嗎?我們公司就是專為你們這種對現在人生感到不滿

的人服務而存在!我們不是詐騙集團更不是一群瘋子,你可以看

看,名片後面還有政府的合格認證!」Ominous笑著解說的,就

如同每個看到名片的人都會有這樣的一問,而他的回答也像是一種

公式化的回答。

「你...你說的是真的?真的可以交換成我希望的人生?我想要

無拘無束,外加有用不完的錢,這樣也行?」少年有點興奮的看著

Ominous。

「是的,如果客人您是如此的希望的話,我們一定會盡力的幫助您

達成。」Ominous說完便如同個英國紳士般的彎腰鞠躬。

「這...這一定很貴吧,你們所要的錢是多少?我可沒什麼錢!」

少年有點不安的問著。

「不不不...客人您這樣說就太傷害我們了,我們可不是那種為

了錢這種東西才創出這間公司的!」像是被人質疑一般,Ominous

氣奮的說著,而那隻乾癟的手也像是要膨脹般的有著不名的蠕動!

就在少年被Ominous突如其來的爆怒而嚇到時,Ominous也像是

發現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說道

「對不起,我失態了...客人,名片上寫的很清楚,我們是不收

任何費用的,只需要您人生的一部分來當做交換。」

「用人生的一部份?那這樣不是很怪嗎?而且怎麼聽起來像是小

說中和惡魔打交道一樣呢?」少年有點半信半疑的說。

「呵!客人,您這樣講就錯了,您想想,您希望能得到不一樣的人

生,那自然您要將您一部分的人生拿出來做交換啊!不然您就會同

時有兩個人生,這可是不被允許的喔!所以我們的要求是絕對公平

的!」Ominous笑著說

「這樣說也對啦,可是我....」少年有些心動,但卻又想起了

許多身邊的事情,又有點不安。

「客人,您無需急著回答,只要您決定好,看是要勞煩您親自跑一

趟,或者打電話給我們,我們會有專人為您服務。」Ominous像是

看穿了少年的心說道。

「這樣啊...那我...」少年邊低頭再重新看著名片邊說道

「你在做什麼啊?輪到你了沒啊?做什麼一個人在那發呆啊?」少

年的父親突然出現在少年的眼前並且大聲罵著。

「我...我...我怎麼了?剛剛那個人呢?」少年疑惑的看著

父親。

「你是睡迷糊了還是怎樣啊?這邊就我跟你啊,那來的什麼人啊?

到你了啦,還不趕快進去看醫生!」少年父親不滿的說著

「喔...」就在少年起身的時候發現自己胸前口袋真的放著一張

全黑的名片,就這樣少年不做聲的進去看完醫生。



回到家後,少年躺在床上,想著在醫院的對話『您只要拿您人生的

一部分來做交換...無需要錢...客人,您這樣說就錯了,人

不能同時有兩段人生啊...您可以有著自由自在的生活又有花不

完的錢財...自由自在的生活又有花不完的錢財...自由自在

的生活又有花不完的錢財...』就這樣少年邊想著對話,邊漸漸

的沉入夢鄉之中...

一早醒來,少年回想昨天的事情,雖然少年對其條件十分的心動,

但是卻不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有著什麼不好,所以他便將名片隨手

往書桌的抽屜一丟,便出門去了,而時間一久,也就漸漸淡忘了有

這回事。



兩個星期過後...

「妳給我說清楚,妳跟他出去做什麼?還有妳身上這些手錶耳環包

包的,是從那來的?」少年生氣對著女友吼著。

「要你管那麼多喔!本來以為你讀醫學系的,家裡應該很有錢,誰

知道你只是窮光蛋一個,他比你有錢多了,我當然是跟他出去啊,

你以為你買得起我這些東西嗎?」少女不滿的甩開少年的手,並轉

身調頭上了一台名貴的轎車,而在車開動的同時,放下窗戶將少年

存了許久零用錢所買的戒指丟向少年。

少年無言了....「錢真的那麼重要嗎?」....

回到家中,少年的父親手拿著成績單,一臉不愉快的看著剛回到家

中的少年罵道「你看看你考得這是什麼成績,考這種成績,你還敢

跟我說你要加零用錢!你知不知道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有多希

望能念醫啊,我如果能念醫的話,就算要我自己打工養自己都行,

那還有像你這樣,考不好還要錢的!你是想氣死我是不是?」

「那麼想念你是不會自己去念喔!你以為我很想念喔!誰稀罕

啊?」少年不爽的罵完便往房間走去,隨手用力的將門關起。

「你...你這小子造反啦?好!你有種,你以後就不要再跟我拿

一毛錢!」父親憤怒的對著少年的門喊著!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