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味道、同樣的光景,京都...我回來了。

和當時都一模一樣...十年前的晚上。
這些東西都一一浮現在我眼前,
菊花、血跡、女人
這是真實?還是夢?

母親大人,母親大人──
我扯開了嗓子拚命向天空嘶吼,
沒人聽見、也沒人答覆。
無情的空只是慢慢收起那道白色的布幕,
直到全部歸為黑暗為止。
母親的臉龐失去了原有的光采,
黑亮的頭髮轉為了雪白,
和服...已不見原有的風貌,是紅色的、鮮血的顏色。
母親的屍骸,
被成千上萬的手臂帶回了另一個世界。
我被那幕光景嚇的跌坐在地上,
眼淚也從雙頰輕輕流下,
我伸出雙手想在一次抓緊她,
但...
我的力量太微弱了,
請您,帶我走吧!母親...──
隨著我的叫喊,
身體慢慢陷入了黑暗之中。
傻子,跟我一起回來吧。畢竟那裏是你到不了的地方啊!楽稔。──
一雙溫暖而強壯的手臂抱緊了我,
將我帶回了光明。
母親大人,我還有話還沒...──

當我睜開雙眼,看到的是:
同樣的味道、同樣的光景,京都...我回來了。
京都...我真的回來了。
是那熟悉的小道,
是當年和母親一起散步的小道。
一切的一切彷彿在等我回來一般,
"一樣都沒變"
只是缺少了那一份母親的愛和溫暖。
瞧你,果然跟我很有緣份嘛──
是阿,因為...你是我哥哥。──

十年後的今天,
我依然漫步在那小道上。
但...旁邊的人變了,
再也不是母親了...
心裡還有好多遺憾和喜悅無法和她分享。
我想就算是哥哥也無法理解吧!
不用回去看看她嗎?──
是阿,也已經十年了...她應該還是一樣美麗吧!──
我們回到那個母親長眠的所在,
再也見不到她...有的只是冰冷的墓碑,
和那顆伴她長眠的櫻花樹。
媽媽,好久不見了。我是帝仁,當年沒能跟您道別,很抱歉。──
哥哥蹲下身來輕撫墓碑,
眼角下隱約藏著淚光。
母親說,她也想看看你呢!快去吧。──
哥哥起身望向青空,
一顆淚珠順著臉龐而下。

母親大人,我回來了。
您在這兒過的好嗎?
雖然看不到您...
不過櫻花樹開的這麼美麗,您一定很開心吧!
那個菊花束帶我還留著,
我不懂那是痛還是愛,
我把它送來還給您了。
十年了...您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不必擔心我們了!
這個...給您吧!
我不會放下著紅絲帶,
我會一直握著它,
直到您回來為止我不會將它放下。
因為...那是我和您的羈絆!
母親大人,
有句話我一定要跟您說:
"有朝一日,我們一定會再相遇的!我們以手中的紅線為象徵,到時候我們在...團聚吧!"──
我們都笑了,不管是誰!
打從心底的笑了。
櫻花彷彿聽到我們內心的笑聲,
飄落一朵朵嬌柔的櫻花。
母親您聽到了嗎?
我們都在期待呢!


或許...此刻的我們才是最幸福的吧!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