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聲音、那笑容、那身影,我從來都沒忘過。

很多年了...
而那個聲音卻在我的腦海中徘徊不去。
「樂稔,你在那裡嗎?」
那個熟悉的聲音參雜在夏風之中,
是個女人的聲音,一個很溫柔的聲音。

十年前的夏日,
我總是牽著她的手和她一起漫步在京都小道,
她的手是如此的細緻白皙,
皮膚也是光滑的吹彈可破,
而她那紅潤的唇無人不被它給吸引。
她的頭髮總是盤著島田髷,頭髮上插著數支金釵,
身上穿的是華麗的十二單衣(和服),束帶上鑲著一朵菊花。
她...是名藝伎,
也是我的榮耀...
那天晚上,
是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那身影就從此從我身邊消失了...
留下的只是那沾滿血跡的菊花束帶。
我拿著束帶衝了出去,
在月光下我看到了一個人影,是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
那是個女人,此時我頓悟了...
"是她,她離開了"
我走到她身邊,一切都還跟早上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
靈魂消逝了...再也不會笑,也不會再看著我了...
卻多了道傷口,血只是不停留下。
我只是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眼淚...也早已乾涸了。

十年了,
那笑容、那聲音、那身影,我從來都沒有忘過。
我再也沒去看過那張臉。
而她的身影,
卻能依稀存在在我那殘缺的心中...
那象徵著大和帝國的菊花束帶,
卻是我心中永遠的傷。


───母親大人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