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聽過最致命的聲音──寂靜。

比起車禍時,車子爆炸的聲音還要殘忍。

它隱藏的危機,比人禍還難預測。

他現在在寂靜中漫步,很難想像吧。
寂靜是一片淺灘,不,不該說一片,而是沒有邊際的淺灘。

踏進灘內,沒有任何嘩啦的水聲,就算此時丟小石子也不會激起漣漪,或是水花。

什麼都不會有,一片死灘。

李昂突然懷念起車禍時的爆炸聲響,猛烈急切。

熱切將你帶進地獄裡。

亦馨呢?她也在地獄了嗎?

或許她進入別層地獄也說不定。

畢竟他們犯下的罪惡不一樣,理當接受不同層地獄的處罰。

只是他不懂、實在不懂。

為什麼會踏進「寂靜」這層地獄,有這一層嗎?

「當然沒有。」一個平板但愉悅的聲音響起,李昂腳下的水突然迅速的流動著!

水流非常快、快到他快站不住了……

就在他即將要被沖走時,一隻手及時拉住他。

「哎呀,很危險呢。」依舊是那愉悅的聲音,女人的聲音。

李昂穩住身子,用不著抬頭看,一個身材嬌小、脖子上綁著紅絲帶的黑髮女子就站在他面前盯著他笑。

「沒地獄這回事呢……這裡是你的思想創造出的世界,你在死的前一刻最終的領悟。」她笑瞇眼。

什麼思想、什麼最終領悟……

「妳在說什麼?妳又是誰?怎麼出現的?」

「哎呀……」女子苦惱的抿抿嘴唇,「這些問題不重要啦,最討厭一開始就問東問西的……」

她開始幻化人形,淺攤的水化為一層水蛹,將她團團包圍住,然後……「蛻變」成另一個人。
「妳到底是什麼東西!妳、妳……為什麼是你!」李昂看著眼前的男子,心瞬間變得冰冷無比。

那個女子消失了,跑出一個他──

亦馨外遇的對象。

「為什麼你……你會在這裡?亦馨死了!被我害死的!我也死了!你還想怎樣?」李昂大吼。

男子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死也還不放過我們?你這第三者有什麼資格可以如此固執?女人那麼多為什麼一定要挑上亦馨?她死了……死了!」

離開吧、放棄吧……李昂激動的怒吼著,絲毫不感到疲憊。

因為他害怕,怕這怒吼在男子耳中不過是個虛心的辯駁。

冷冷的聲音終於響起,「誰,才是第三者?」

※ ※ ※
恐懼的汗水自額上滑落,滴進淺攤內……

「不─ ─不是的!是你、是你才對阿─ ─」

亦馨已經和他結婚了,他們是夫妻,是名副其實的一對恩愛夫妻呀─ ─

現在他和亦馨或許不在地獄,但也沒有在人間。

他不准這個傢伙來破壞一切!

亦馨愛誰他不管,只要默默的疼愛她,還有縱容她。

直到亦馨提出離婚的那一天──

他還是默默的……開著車到事務所,卻先提早一步被拉進死亡的深淵。

這樣也不錯,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呵呵……我都知道了。」女子又無聲的強佔了男子的身體,像是沒有主導權似的,男子的身體很配合的消失了。

不,應該說,男子是她、她是男子。

「我不想明白……叫那傢伙出來!我們一次說清楚!」李昂低下頭,不甘的握緊拳頭,大吼。

「嘖……這可不行,你的世界只能容納兩個人,從來不行有第三者的存在,可不是嗎?」女子微微彎起嘴角。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但我做不到……我忍太久了!」忍到完全失去待在人間的日子,難道還不夠嗎?
「你心中的悲恨,我替你承擔吧、替你承擔呵……」

李昂兩眼空洞的跌坐在灘上。

早已習慣這片寧靜的空間,死寂。

他知道,亦馨常暗自流淚,她並不討厭這段婚姻──

即使嫁給不愛的人。

任何幸福她都想好好把握,一夜夫妻百世恩,有緣就該嘗試看看。

但她的丈夫實在太疼愛她,不是她不珍惜,但這種過度保護反而讓她像是溺斃在這片情海中──

掙脫不了。

於是她去找舊情人,故意讓丈夫發現,打她罵她都好……至少他可以付諸行動表示,他是愛她的。

沒有……還是沒有。

仍是默默的、冷眼觀看著,殘忍的寂靜。

死前的前一刻,丈夫抱著她,鮮血泊泊自他身上流出,受了點輕傷的她是被嚇死的。

心中累積多年的委屈和痛苦一次傾洩而出,成了這片沒有邊際的淺灘。

最終一刻,她發現,丈夫是真的愛她的。

李昂汲取一點淺攤的……不,是淚水,捧在手中喝舔了一口。

苦澀的哀傷,帶點絲微的甜蜜。

「沒有罪的罪人,朱月會替你制裁真正的兇手的。」

朱月、朱月……他終於知道女子的名字了……算是了結最後一樁心願了吧。

真正的兇手……有答案嗎?

他只想在這裡,陪伴著摯愛。
兇手早已不重要了,對吧,亦馨。

水面開始出現絲絲漣漪,李昂撥弄而起的水花,剎那間幸福的綻放,只出現在那瞬間。

這個寂靜的空間,在也不寂靜。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