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乎沒有謝的一天。   不是真的永不凋謝,而是當我注意到它時,它就是朝著自己的方向。   我沒那個心情去查它究竟是什麼花,只是有時會想起。   ──似乎是在哪裡看過呢。   距離上次回母校,已經過了兩年。   那個時節,剛好是畢業的時候。   鳳凰花開了,橘紅色的花依舊是那麼美麗。   一邊逃避警衛寒冷的眼光,一邊把車給停在教職員專用的機車停車位。   這學校又不是說錢很多,停車位這麼多個幹麼?   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思考,跨上樓梯,我朝著以前所用的教室走去。   六年六班,在哪裡呢?   沿路經過了好多教室,雖然學生們的書包都還在,但是卻不見半個人影。   傍晚的學校,好悽涼。   就在這時,我聽見四樓的禮堂傳來麥克風的聲音。   「接下來是最後的節目,畢業歡送歌──周華健的『朋友』。」   是體育老師的聲音。   他剛入校時還很年輕,剛好又碰到我這一屆。對他的印象並沒有說很深,只是,他的粗獷嗓音卻深深烙在心裡。   ──誰叫那時調皮被他喊過。   走到樓上,在禮堂門口站定。   映入眼簾的,是門口的無數氣球;而身邊立著的是一個個字版,上面印著「歡迎蒞臨」的字樣。   將注意力放到畢業典禮會場,這時音樂卻響了起來。   跟當時一樣。   一樣的歌,一樣的場地。   靜靜的站在那裡,我聽畢業生們唱著歌。   ──既然今天是這麼重大的日子,那就沒我的份了呢。   回到家,我癱坐在沙發上。   終於想起來了,那花。   它是畢業時,別在胸前的花。   是啊,粉紅色的。   時間還真是不饒人。   〃 這是最近發生的。   那花真的和畢典時所別的花非常相似。     自己什麼都不能說,也不會表達那種感受。       所以就選擇了流淚吧。         因為當時沒有哭。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