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那少女四面一望,心中更是吃惊!本来,挂着油画的两处地方,油画已经自动地向旁移开,现出两个尺许见方的洞。
  每一个方洞的后面,都有一个满面横肉的大汉,端着枪瞄准着我们!游艇的船舱能有多大?枪声一响,我们实在是连躲避的机会也没有!
  我和那少女互望了一下,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有什么法子,不依言坐下来?那人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那种微笑,甚至是极其优雅的!
  我趁机打量他,只见他穿着一套笔挺的、三件头、领子很阔的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手中握着一条黑沉沉的手杖,大约有五十上下年纪,完全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年绅士。
  随我们坐下之后,他也坐了下来。我发觉他在坐下来的时候,行动像是不十分灵活,接着,我更发现,他的左腿是假的!
  这个发现,实在令我心惊肉跳.因为“死神号”的主人,正是左腿装上木腿的,那是他在一场枪战之中,侥幸漏网的结果。
  而关于“死神”的传说,我听得太多了。如果形容一个无恶不作的匪徒,也可似用“杰出的”这一个形容词的话,那么,他便是一个本世纪最杰出的匪徒,最强大的匪徒,他所进行的犯罪活动,范围之广,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从贩卖女人到伪制各国的钱币。他残杀同道的手段,简直是骇人听闻的,以至人们称他为“死神”!各国警局的资料室中,莫不将他的资料,列入头等地位,但是,我却无论如何想不到,这样一个匪徒,竟然会如此文质彬彬!
  他坐了下来之后,先向我看了一眼,昂起头来,叫道:“蔡博士!”一个约有六十上下的老者,应声而出,他手中提着很大的一只药箱。“死神”的脸上,仍然带着那样高雅的微笑,向蔡博士指了一指,道:“蔡博士是真正的医学博士,有两个博士的衔头。”
  蔡博士谦虚地弯了弯腰,神情也是十分文雅。“死神”又道:“这位朋友,受了枪伤,蔡博士,你得令他快些痊愈,不要像你在缅甸战争中那样,为日本皇军服务,将美军高级军官的轻伤变成重伤!”
  蔡博士“哈哈”一笑,向我走了过来。他并没有花多久的时间,便将我肩头上的伤口包扎的妥妥当当,又为我注射了一针,才又退了开去。“死神”在椅上伸了伸身子,道:“好,我们该谈一谈买卖了,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位是卫先生?”对于我并未曾自我介绍,而他便能知道我是什么人这一点,我并不感到什么意外。不必客气,我也不是一个寂寂无名的人物。尤其是“死神”这样的匪徒,更应该一看我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紫水晶戒指,便可以认出我来。我肩上的枪伤,经过“蔡博士”的一番手术,疼痛已然减去了不少。应付像“死神”这样的人,暴跳有什么用?我也客气地欠了欠身,道:“这是我所听到过的狡辩之中,最无耻的一种!”
  “死神”的脸上一点怒色也没有,反倒作了一个极其欣赏的神情,道:“多谢你的称赞。卫先生,我要和石小姐谈一件买卖,我想你是没有份的,请你离开‘死神号如何?”我不明白“死神”和这位少女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纠葛。但是无论如何,我绝不能听凭那少女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