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大家多多迴響...多多留言....這是大家給我的鼓勵跟動力...讓我們大家在格子裡互相交流打氣...
從前(至少是十年前的往事了!)有個女生和男生走進自助式的港式飲茶點心店吃
晚餐,挑了海帶、蝦仁燒賣、雞肫,盤子裡淨是小號的點心。終於他們走到蛋黃肉包面
前,男生挑了兩個大大的蛋黃肉包。這是主食了,對平常只能在宿舍吃自助餐的窮學生
而言,這種港式點心打牙祭,已經算是小小的奢侈了。如果光吃小小的點心,想吃飽恐
怕要付太多錢,所以,還是要找大大的包子填肚子才行。
    到了收銀台,男生緩緩把手伸進口袋,遲遲沒拿出錢來。(老招術了!)女生嘀咕,
看瑚頭有人排隊,只得自己掏錢付了帳。男生沉默地把餐盤端到位子上。
    兩人開始進餐。男生邊談論他的社團一邊大嚼,女生始終默默無言。(這不付帳的
傢伙,吃起東西來還真的很買帳!)她不好意思把心中話說出口,因為,那個年代她以
為麵包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算了,計較這些小錢幹嗎?)可是她下垂的嘴角始終無
法擠出一個微笑。(他不是曾經告訴我說,如果到了世界末日他還有一碗粥的話,一定
會先端給我吃嗎?)
    「喂,你怎麼又不開心啊?」男生一邊問,一邊兩三口吃掉一個蛋黃肉包。
    女生小心翼翼的咀嚼著海帶。
    「怎麼啦?」
    「沒事。」(就是心情不爽……)
    女生肚子餓得很,只是在男友面前,訓練有素的,絕不展現狼吞虎嚥的功夫。
    「有事你要溝通……」口才便給男生一邊說著,一邊又把雞肫、蝦仁燒賣吃掉,秋
風招落葉似的。
    女生心情不好,食慾也受到影響,看男生吃得這麼猛,她更不高興了,她拐彎抹角
的低頭說:
    「我……我覺得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覺……」(你把我喜歡吃的都吃掉了……)
    「我怎麼會不在乎你的感覺呢?你要指出事實來呀!」男生咀嚼的速度並沒有變慢,
他正要搬出他非常專長的「理性思考」來說服女生前,又伸出手,把女生面前唯一的食
物,第二個蛋黃肉包給吃掉了。女生睜大了眼睛,看著蛋黃肉包兩三下就消失在那張仍
然口沫橫飛的大嘴裡,眼淚差點掉下來……(你根本不在乎我的胃的感覺……)
    有一次和朋友聊起讀書時候交男朋友的種種,幾乎每人都有一大堆「假死」的經驗。
    「蛋黃肉包」的故事,是我覺得最好笑的事例之一,連細節都可以描寫得這麼仔細,
我想駕裝這是別人的故事都很困難。
    奇怪!少女時的我為什麼不敢說:「喂,老兄,該你付帳,別裝了!」或:「那是
我的蛋黃肉包,你怎麼連問都不問就把它吃了?你有沒有看到我才吃了一片海帶啊?」
到底誰教我要這麼假死的隱藏我的感想,一定要用「不在乎我的感覺」這種含糊的文藝
腔呢?
    為什麼我看不出一個根本不在乎你餓著了沒的男人是很爛的男人呢?為什麼我明明
覺得他很爛,還要怕對他直話直說?
    我說了蛋黃肉包的笑話之後,我的朋友S也說出她也有好笑的戀愛經驗。她的某前
任男友因工作與她分隔兩地,幾天未見就打電話纏綿傾訴:「我想你……沒有你我活不
下去……」
    女人最聽不得甜言蜜語,對不對?周末男友「興沖沖」來見他最想念的愛人時,總
撂下一大堆骯髒的被單、內衣褲。她洗衣時,他舒舒服服的躺著看電視。有時,「我想
你」後頭會加上,他不想擠車到她那兒,請她來看他,結果當然也一樣,女人到男人那
裡,收拾他的滿地狼藉,男人有時還會說「你別太累了哦,我有事出去」,女人做得肝
腦塗地,因為自己是個「賢慧的查某人」而沾沾自喜。但後來分了手後,女人想起往事
就咬牙切齒。「什麼沒有我就活不下去?根本就是:沒有我就髒得活不下去!想我?唉,
後來我才明白,想你不等於愛你,只是因為有你太方便了。」
    沒人教我們,想挑好男人,觀其行比聽其言重要。
    這個自認為受了傷的女人後來成了「反動分子」,一交男友就努力說明自己什麼都
不會,好吃懶做又不賢慧。會,也裝不會,只要略施小惠,對方就感激涕零了。
    為什麼不諳愛情的女人覺得必得掩飾真我才能合乎戀愛的要求?如此如此,戀愛不
過是爾虞我詐的事件。
    我過去所得的假死病不知凡幾,我仍能記得日子正當少女時,有天晚上和某男子在
台大校園約會,晚上冷得不得了,我為了不讓自己看來像汽油桶,衣著單薄,又因走得
又累又餓,牙齒一直打顫,不好意思說,嘿,我們別再講了,去吃一碗酒釀湯圓吧。我
偏學文藝小說女生角裝出「我見猶憐」的樣子,說:「我身體本來就不好……」
    好像談戀愛的女人必定得是林黛玉才高尚。
    還有一種病:約會前故意少喝水,以免太常說「我要上廁所」,怕人家「想入非
非」……
    不知道有沒有女人是因為這種病後來成為洗腎病人?太冤枉了。談戀愛,萬萬不能
對不起自己,何況,對不起自己,別人也未受利。
    現在的少女談戀愛還會這麼假死嗎?我想,程度應該比較輕微了吧。
    我們被要求家教良好,腦子裡早有「女孩子應該怎樣怎樣才有人愛」的模子,於是,
在愛情的路上削足適履走著路,走出忸怩作態四不像的樣子。
    我竟曾以為犧牲個性等於賢慧,沒有主見據是溫柔,一味糊塗非常可愛,有個肩膀
靠就是永恆……為對方改變就是愛……
    才怪!
    難怪我們都談過一些回憶時慘不忍睹的戀愛。
    一段戀愛,如果太委屈了自己,只會變成咬牙切齒的回憶。看開了的,也會覺得那
簡直是一段黑色鬧劇。
    如今我學會的是,戀愛的感覺再好,也還是要面對真實的自己。蛋黃肉包的類似笑
話對我已經像恐龍一樣,絕跡了。
    如果是現在的我,一定會理直氣壯的說:「喂,那個蛋黃肉包是我的。」
    不,他根本沒有機會和我一起吃蛋黃肉包。該死的口是心非小氣鬼,自私鬼!我在
紙上「筆」不停蹄暢快淋漓的想一直罵下去……
    為什麼我要為十年前一個十幾二十塊錢的蛋黃肉包生這麼大的氣?
    我平心靜氣的想出了結論:其實我痛恨的是自己的虛偽,一種不知道從哪裡感染來
的戀愛假死病。這種病,竟然要花許多年來醫治!
    你知道,嗯,一個戀愛的健康人,除了說「我愛你」臉不紅氣不喘之外,說「我要
去上廁所」也得理直氣壯!
    這才是真實戀愛,不做作的人生,和發自內心的誠懇。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