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擔心,
    今天口口聲聲說愛我的人,
    有一天會為變心。
    其實擔心也沒用,
    我只知道,
    如禁問題是錯誤的,
    永遠得不到正確的答案。
    婚姻是一種「優良」的制度嗎?
    近來,我的左耳和右耳不斷收聽到這樣的問句。
    沒有人能夠以標準答案終結這個爭論。事實上,有關愛情、有關男女、有關個人幸
福的種種問題都不可能有定論,因為討論「概念」是沒用的,討論抽像理論,對實際生
活並無幫助。
    依我看,不敢愛的人,或還沒有愛過的人,最喜歡討論一些抽像問題,比如:
    有沒有可能談一輩子的精神戀愛?
    愛人和被愛哪一種比較幸福?
    一生只愛一個人並不是最幸福的?異性朋友之間有沒有純友誼?
    婚姻是不是真的會變成愛情的墳墓?還有,婚姻是一種優良的制度嗎?
    以上所有問句,標準答案都是:因人而異。除了配茶下酒嗑瓜子之外的時間,都不
值得討論。
    我們也會有一些很抽像的擔憂和懼怕,即使我們已經勇敢的決定。就這樣,無悔的
去愛了吧!
    我們擔心,今天口口聲聲說愛我的人,有一天會變心。
    害怕付出的收不回來。害怕兩人成長的腳步有差距。害怕太愛他從此失去自我。害
怕情到濃時轉為薄。害怕人老珠黃後他不愛我。害怕失敗,因為害怕別人笑話。其實擔
心也沒有用,我只知道,如果問題是錯誤的,永遠得不到正確的答案。
    如果你相信,婚姻一定要有愛才能結合的話,那麼,在婚姻中,你一樣得因承受愛
情多變的面貌,而有大大小小的掙扎。
    我聽過一個故事。有名男子沉重的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和你再也不愛的
人,共處在同一個屋簷下。
    他和他口中的女人,似乎曾經是相愛的。大學時已是班對,婚前除了她之外,他沒
有想過要娶別的女人。他不是沒想過別的女人,只是,她對他太好,她接近完美。他想,
這樣一個女友,將來一定是賢妻,再後來則必是良母,而且她一定是個好媳婦。
    她確實盡職,而且寬宏大量、慈悲為懷地諒解他不少次的假戲真做,和他所迷戀的
女人們。因為她太愛他,他曾這麼得意地想。
    他的愛情性格,像一顆隨風翻飛的種籽,他總能看到每個女人的好處。也許她曾經
有過不開心,但他並沒有留心。他始終看不出,她是不是真的不在意,即使她已是他多
年的枕邊人一留學時期的經濟及精神支柱、永遠對兩個孩子溫柔細語的好母親、他父母
眼中體貼入微的媳婦。她的嘴角總能在人生最艱辛的時刻,微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怕她。同一屋簷下,當她彷彿不經意地、突如其來地出現在
他身後時,他常猛然回過頭,因為,他好像感覺到,有一排冷冷的吸盤無聲無息地貼附
著他的背,吸走他的體溫。
    或許只有他自己心虛。
    這一次,外頭的女人,持續的期間比他想像的久。他的熱情燃燒得比自己想像中激
烈。那個年輕女孩讓他覺得,她一失去他,就活不下去。「被需要」對於他這麼一個被
長久照顧的男人來說,像陰雨季節忽然出現的陽光。
    他不過午夜不回家,身上常染上甜蜜果香調的香水味,她不過問。她和孩子一起睡。
電鍋裡偶爾保溫著一鍋香嘖嘖的雞湯。但是他越來越害怕回家。
    終於有一天,他提出離婚的請求。他的妻只以一句話反擊:「我為你做的還不夠嗎?
我什麼都不管你!」
    他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她靜靜的走進廚房,拿了一把菜刀,以決絕的姿勢踱
進孩子們的房間。
    他出拳痛擊房門,一會兒,她開了門。什麼也沒發生,孩子翻過身,又睡去。
    每一次他提出那兩個字,同樣的情況一再出現,雖然什麼事也沒真正發生。
    詭異的沖突之中,恨變濃了。至於愛,他開始懷疑,在他們之間,愛是否曾經存在?
    當初,他是因為愛她而娶她的嗎?現在,她是因愛他而矢志保證搖搖欲墜的婚姻的
嗎?
    愛字無法定義,當你認真尋找它時,它比春天風中四散的蒲公英種籽,更難發現蹤
跡。
    不愛的時候,我們否定自己曾經看過它。
    婚姻,再怎麼以愛為名而結合,還是沒有保證書的。
    愛可以浩浩蕩蕩,婚姻卻須面臨瑣瑣碎碎。在日常生活中,愛會被堵塞,也可能消
失。我們自己,還有外在種種,都會在愛情的河流中制造泥沙淤積。當婚姻中的愛情變
成一條死水溝,我們就會懷疑,是否根本從沒愛過?
    婚姻的保證書是什麼?是無法圈住人心的法令,和口耳流傳的所謂道德。但在時間
考驗下,它們都很脆弱。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