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個汲井的人,
    本想用記憶細細的絲繩打水,
    卻打起滔滔不絕的我和你。
    我們還是把「戀愛失敗」這個習慣用法,改成「戀愛結束」吧!結束的戀情未必失
敗,如果很多年後,你以美麗而優雅的姿勢,回眸一瞥,你會驚訝的發現,沒成功的也
很美麗,對你的人生很有創造力。
    如果有一天我們還能在街頭相遇,你將以什麼方式招呼我,而我,該用怎樣的表情
辨識你?
    在我心中,這一直是個既酸又甜蜜的問題。
    很多年過去了,我已經不復當年的天真任性,但是,總想用一點天真、一點任性來
盤算這個假設性的驚奇。
    我想我還是會有些慌張,因為措手不及地在你熟悉的眼睛中看見以往,然後想起當
初自己竟然也會有陰晴不定的少女脾性。曾經因你一句無心批評而天地變色,為了想和
你天長地久而處處挑剔。
    想起我曾那麼斤斤計較,你會不會一日比一日不愛我,擔心萬一你該先死或我該先
死的問題。
    想起我曾因你稱讚其他女子的美麗而充滿醋意,彷彿童話裡那個每天對著魔鏡顧影
自憐的巫女。
    想起你我都曾再三翻索的那本詩集;想起初讀「寒冬過了就是春天,我用一生來等
你的展顏」時,莫名的悸動與狂喜;想起我如何將我倆的假想結局寫成第一篇愛情小說,
想起……
    我像個汲井的人,本想用記憶細細的絲繩打水,卻打起滔滔不絕的我和你。日子正
當少女時,多麼先天下之憂而憂啊,十八歲便想盡我們八十歲的人生問題。
    結果因為這種「生命中無法承受的重」而分手。分手的理由早已煙消雲散,大概只
是因為一些芝麻綠豆之中都孕育著巨大的火藥庫,因為我們把未來想得太多太多,並不
明白:愛是期待越多、挫折就越大的事情。
    你,長胖了沒有?結婚了沒有?頭髮掉光了沒有?我的想像力有時有點惡毒,但一
定比不上時光這個千變萬化的魔術師。
    我想我一定希望在「偶爾」碰見你之前,把自己修飾得好一點,不讓你看見,這個
女人的臉上寫著疲憊、眼睛中帶著憂愁、嘴角已稍顯疲憊的往下垂……
    沒有一個女人在忽然遇見初戀情人時,希望看到他幸災樂禍的眼神。不,他絕對不
可以說:還好我當初沒有選擇你……
    你會希望是「驚鴻一瞥」,喚起他心中的騷動,為什麼沒選擇你呢?為什麼?
    其實我並不希望再續前緣。我怕撿拾過去的渣滓,再次放進嘴中咀嚼。
    但總希望你看我的眼睛眷戀多一些。否則,深情的眼眸寧願不看你。
    其實我覺得,人慢慢變老未必不是好事。我開始能夠體會年輕時所犯的錯誤,能夠
心平氣和地凝視過往歲月,明白當初呵當詞,你我的任性堅硬得像鋼錘,而我們倉皇而
匆促的海誓山盟只是水晶,嘩啦嘩啦,被你我合力敲碎。
    現在懊惱有些遲。但如果能再遇見你,我願意像個很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和你談
談這些事,至少,清除一下一直隔在你我之間的迷霧。
    如果有一天我們在街頭相遇,我想我願意輕聲對你說出多年前一直不曾說出口的:
對不起。
    尋找初戀情人——也尋找最原始的、還沒放進愛情染缸時的自己。我相信,是世界
上最美麗的事之一。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