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頭仍聚滿密雲;



就算一屋暗燈,照不穿我身,仍可反映你心。



一個陽光刺眼的早晨,我坐在前院的藤椅上,



感受著陣陣隨風吹來的淡淡花香,是百合的味道。



我一直都很喜歡百合那種淡淡的香味,沉浸在其中,



很自然的就會覺得心情舒暢,好像什麼煩惱的事都消失了一樣閉上了眼睛,



我用臉和鼻去感受這種香甜,老爸因為知道我喜歡聞百合的香味,



所以特地訂了一張藤椅擺在前院,為的就是讓我方便在這裡汲取花香,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是一隻蜜蜂,無時無刻想竊取香甜的花蜜。



一陣門鈴聲響起,我張開眼睛,慢慢的走向大門,



不知道是誰一大早就跑來我們家拜訪了。



門一打開,一個看起來大概有180公分的男孩子朝我有禮貌的點頭。



真高,害我這個矮不隆冬的158小女子還需要抬頭看他:



「呃~請問你找誰?」



「請問一下,這裡有一個Penny小姐嗎?」



「有ㄚ!她是我姐姐。有事嗎?」



男孩露出一個欣喜的笑容,笑開一口白牙。



「真是太好了,我可以跟她見個面嗎?」



「請問你是……。」



「我是Daisy的哥哥。」Daisy?怎麼好像很耳熟一樣。



男孩的笑很誠懇,我發現他在笑的時候,眼睛會一閃一閃的發亮。



「就是下個月要接受妳姐姐捐贈眼角膜的小女孩。」我愣了一下,為了他說的話。





「我知道我很唐突,就這樣冒冒失失的跑來找你們,



但是我一聽到妳姐姐願意捐眼角膜給我妹妹時,我簡直是太高興了,



所以我想我無論如何都必須來一趟,親自向妳姐姐道謝。」我虛弱的笑了笑。





這男孩在搞什麼東西ㄚ?居然要來謝謝我姐姐,



他不知道人死了之後才可以捐眼角膜的嗎?



他這是在咒她早死?



「呃~我想你會不會找錯時間來謝了?或者,你根本不應該來這一趟的。」



「可是我……。」



他馬上發現自己的錯誤了:「對……,對不起,我沒有任何意思,我只是……。」





他的臉紅到耳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麼道歉好。



我嘆了口氣:「算了,我相信你不是存心的,你還是回去吧!」



「真的很對不起,我是一時高興過頭了,我們等了這麼多



年,才有人肯捐眼角膜……,呃!我是說……。」



男孩連話都說的支離破碎的。



看著他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我很好心的解救了他:「我明白。」



男孩抹抹額上的汗,誠懇的說:「真的謝謝妳。」看樣子他是真的很緊張。



太陽忽然變得很刺眼,男孩額上的汗像怎麼擦也擦不完,



我遞給他一條手帕:「拿去用吧!」



「呃~可是會弄髒的。」



「洗完再還我吧!」



「謝謝。」男孩小心翼翼的接過手帕,像手帕會一不小心就被撕破一樣。



其實我不怪他,當初在簽捐贈卡的時候,我們就想過可能會這個樣子。



人都是自私的,知道對自己有好處,他們怎麼還會記得別人的痛苦?



再說,如果我們真的很介意,也就不會簽那張卡了。



「我叫Nick,妳呢?」男孩又露出先前的誠懇笑臉。



「我叫Xanthe。」



「那……,我真的不可以跟妳姐姐見一面嗎?」



他看我似乎不太高興,馬上又說: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純粹想謝謝她,她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希望。」



看他一副感謝的都快跪下來膜拜的樣子,我忍不住的問:「你妹妹是怎麼失明的?」



一提到這個,Nick本來充滿光采的眼睛馬上黯淡了下來:



「車禍。在她10歲的時候發生的一場車禍,害她從此失明了5年。」



「喔!」我淡淡的回了一聲。



其實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個悲哀際遇,只是看事件的大小,

和發生的長短罷了。



Nick忽然捏緊了拳頭,一副痛苦到極點的樣子:



「都是我,都是我,要不是我騎車不小心,Daisy也不會……。」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一聽到有人捐眼角膜就高興的跑來,



我開始同情起眼前的男孩了:



「算了,事情過了就好了,反正都有人要捐眼角膜了。」



我過於平淡的口氣可能嚇著了他,他以為我是在嘲諷他:



「對不起,居然跟妳說這種事情,妳一定覺得我很過份吧?」



「其實也還好啦!反正簽捐贈卡是自願的。人都要死了,



留一些有用的東西給需要的人也好。」



我說這些話是出自內心的。本來就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的,何止是錢而已,所有的東西不都這樣嗎?



與其讓它們一起腐化敗爛,不如讓它們有另外發揮的空間,



所以我們全家都支持這麼做。



「那,我可以跟Penny見一面嗎?」男孩還是沒有忘記他來的主因。



我偏頭看了他一下,發現他緊張的樣子居然挺可愛的:



「好ㄚ!可是她現在不在家,你下次再來吧!」



說完我正準備將門關起來,他忽然伸手擋住了:



「那,我還可以再來嗎?」



他的眼睛寫著期盼,又恢復剛才的光采。



「你這麼想跟我姐道謝的話,你就來吧!」



「那可以順便來看妳嗎?」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有點低下來,不過因為我實在矮他太多了,



所以他臉上的微微紅暈還是讓我看的一清二楚。



「好ㄚ!隨時歡迎。」



回給他一個甜甜的笑,我將門慢慢關上,也將他盼望的臉一併關在門外。



讓這口煙跳昇我身軀下沉,曾多麼想多麼想貼近你的心和眼,



口和耳亦沒緣份,我都捉不緊。



隔了幾天,我從二樓的窗戶看見了Nick。



他正在我們家門口附近徘徊,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樣子。



他注視著我房間的窗戶,忽然發現站在窗簾後的我,他有點不好意思的朝我點點頭,



我對他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他揮了揮手,



像在叫我下去,大概又是想來找姐姐的吧!



開了門,發現他臉上的笑容比第一次看到的還要燦爛:



「早安,Xanthe。」



「我姐還在睡喔!你要找她嗎?」



拉了拉身上披著的薄襯衫,雖然有陽光,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涼意。



「是嗎?不過我今天不找她。我想這樣還是很冒失,



她心裡可能會覺得很不舒服吧!」



「喔!那你今天來是要幹嗎?」不找姐姐了?那來做什麼?



「我是來找妳的ㄚ!」他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我不禁一愣。



「什麼?」



「是妳自己說的ㄚ!隨時歡迎我來找妳的。而且我可以把我的感謝用在妳身上,



妹代姐受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他說的振振有詞。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什麼妹代姐受的,虧你想的出來。」



他搔了搔頭:「這麼說應該也可以通啦!妳想不想出去?」



「出去?」 我遲疑的看了他一下,再回頭看了家一眼。



「幾個鐘頭就好了,我看妳好像都待在家裡,沒有出去曬太陽,臉都白成這樣了。」



看到Nick不贊成的眼神,我忍不住跟他頂起嘴來:



「這個是現代美女的標準,你沒聽過一白遮三醜嗎?白一點才比較漂亮。」



「是喔!不過偶爾還是要出去曬曬太陽比較健康。走吧!



我帶妳出去呼吸新鮮空氣。」



他盈滿笑意的眼,竟像深邃的黑洞一樣,將我的身心沒有重力的吸引過去。





他牽出停在一旁的……「腳踏車?」我懷疑的看著他。



「對ㄚ!自從我妹出車禍後我沒再騎過摩托車。」



Nick的聲音有點闇啞,不過他很快的就恢復正常:



騎腳踏車有很多好處的,不但可以健身,又很方便,



不用到處找停車位,被偷也不會太心疼。」



他自得其樂的笑容,讓我覺得有一點點的心疼,這是一個怎麼樣自責自己的哥哥ㄚ!



為了自己的一時不小心,賠上妹妹的光明,他是多麼的抱歉,多麼的愧疚。



「那你要載我囉?」我故意俏皮的說,想沖淡那一份淡淡的悲傷,



畢竟他妹妹下個月就可以重見光明了。



「那當然。」



我坐在他的腳踏車後座,覺得自己好像幾百年沒坐過腳踏車了。



不,應該是說第一次讓人家用腳踏車載。



「坐好了喔!」



他開始慢慢的踩動踏板,身旁的風景也開始緩緩倒褪,



像是在看一部慢動作的風景記錄片,



而且還很有臨場感,風拂過我的臉,電線桿上還有麻雀在叫。



他轉了個彎,騎進我們的公園走道,路旁種滿了花花草草,我最喜歡來這裡,



沉浸在花的香氣中總會讓我有一種幸福 的感覺。



忽然他大喊一聲:「坐好喔!」碰的一聲,我們騎過一個大窟窿。



差點掉下去的我,死命扯著Nick的衣服:「你幹嗎ㄚ?小心一點啦!」



「害怕啦?騎腳踏車是這樣的嘛!」他壞壞的嘲笑我。



我輕搥了他一下:「所以才叫你小心ㄚ!」



「我是很小心ㄚ!」他不滿的把頭整個轉過來看我。



我尖叫了一聲,慌忙拍打他的背:「看路看路!」



「知道啦!緊張。」正緊抓著他的我,



沒有注意到Nick嘴邊有一抹寵溺的微笑。



他故意騎的歪歪斜斜,惹得我頻頻尖叫,甚至還表演一些特技,



像什麼翹前輪ㄚ!放手騎啦!總之就像雜耍團一樣。



騎完一趟回來,我早就汗流浹背,精疲力竭了。



我們把車停在一旁,兩個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聊天。



「累了嗎?」Nick看著我因尖叫連連而脹紅的臉。



「當然,叫了快一個鐘頭,能不累嗎?」我沒好氣的回他一句,順便白了他一眼。



「呵呵,這樣不是比較健康嗎?妳的臉色好多了呢!」



還是那種笑意盈盈的樣子,讓人想生氣都沒有辦法。





我只有冷哼一聲,顯示自己的不滿。



他悶悶的笑了起來,擰了我的臉一把,我有點吃驚,



卻沒有表現出來,他的動作很輕柔,彷彿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一樣,



我不知不覺接受了他寵溺的表示。



「對了,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此刻的時間彷彿連空氣也凝集了,整個天地只有我們倆個,舒服的讓人迷醉。



「嗯~」我懶懶的用鼻音回他,這麼美麗的地方,



怎麼美麗的一刻,我幾乎忘了自己只是凡人。



「妳姐姐生的是什麼病?」我半閉的眼倏地睜開,臉上的線條有些許的僵硬。





「她……。」



「怎麼了?不能說嗎?」



Nick體貼的說:「那我不問了。」



「不是不能說,她是……。」



我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才慢慢的將話吐出自己的唇:「血癌。」



Nick怔了一下:「血癌喔!那她有接受治療嗎?」



「有,但是醫生說她發現的太慢,生存的機會不大。所以她放棄化療



她說她不想失去尊嚴的死去,她希望自己是在很美麗的狀態下死的。」



我慢慢說著,彷彿說的是別人的故事,語氣中沒有太多的悲傷和難過。



「Xanthe……。」



「其實這樣也好,她一向都很愛漂亮的,



反正都沒辦法挽回了,我們就照她希望的去做。」



Nick伸手過來,將我輕輕攬住,給我一些不哭的力量。



「有時候世間的事就是這樣,你想,總不會輪到自己的,偏偏就是這麼巧,



巧的讓人措手不及,根本沒有時間應變,最後只能順其自然。



老天想要我們的生命,就拿吧!反正總是要還給祂的,只是早晚而已。」



我淡淡的說,像是看透一些不能強求的世間事。



有些事,就算你再怎麼哭喊著不公平,還是無法改變一絲一毫,累的是自己。



「我明白,妳姐姐真的好堅強,在受到病魔折磨時,還會想到要幫助別人,



我真的很感謝她肯把眼角膜留給我妹妹。」Nick真心的說。



我對他笑笑,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劇烈嗆咳了起來:「咳咳。」



「妳沒事吧?」他著急的輕拍我的背部:「感冒了嗎?」



我虛弱的朝他笑笑:「大概吹了風吧!」



「那我們回去了。」



他站起來簽了腳踏車,我朝他祈求的問:「我可以騎 嗎?」



「妳要騎?妳不是不舒服嗎?」他有點擔心。



「我好多了。拜託,我想騎。」我看著他,眼裡是一片期待的祈求。



「好吧!我在後面幫妳踩。」



跨上腳踏車,我把腳放在前面的橫桿,只負責控制方向,



Nick則坐在後座負責踩踏板。



我只是想重溫這種迎風的感覺,雖然我方向控制的很差,



常常快要撞到樹或是搖搖晃晃的,



可是我卻覺得很愉快,比自己一個人騎還要愉快,



也許是因為後面還有Nick一邊踩踏板,



一邊害怕的哇哇大叫。



好輕鬆,人好像要飛了起來一樣,這種感覺像是我會隨風飄揚一般,



Nick緊緊抓住我,



他是怕我下一秒就不見了嗎?還 是也擔心我會飄走?



只覺得今天的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很快。



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愈美麗的東西我愈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難道我這次抱緊你未必落空。



好幾天,我知道Nick又來過我們家找我,可是我都沒有出去見他。



最近心裡很煩,有些事情我必須想清楚,目前的我,沒有



辦法面對有著一雙純粹眼睛的Nick。



這個下午我又坐在藤椅上,可是很奇怪,我卻聞不到百合的香味,



是花枯了嗎?還是我變了?



一隻只會飛翔的蜜蜂遺忘了花蜜的美味,



而去追尋另一個永遠靠近不了的太陽嗎?



我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百合,忽然一個重物翻落的聲音吸引了我,



我看見一個男孩從我們家的圍牆翻了過來,是Nick。



我意外的看著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走向我:「妳怎麼這幾天都不見我?」



「我……。」看著他燦亮如星的眸子,我說不出任何的謊言。





「妳在躲我,為什麼?」他的眼中有一絲痛苦,我最不願意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我不想你痛苦。」我小聲,淡淡的說。



「我痛苦?我為什麼會痛苦?」我低著頭,不肯回答他的質問。



忽然他一把拉起我:「走,跟我走。」



「你要帶我去哪裡?」我被他半拖半拉的到了一家醫院,



我們在庭院裡看到一個長相清麗的少女,穿著病袍,安靜的坐在白椅上。





「Daisy。」Nick輕喚一聲,像嚇到她一樣,少女將她的臉轉過來,



秀氣的臉上有著欣喜,而她那雙應該很美麗的大眼睛裡居然是一片空洞:



「哥,你來啦!」



「對ㄚ!我還帶了朋友喔!」



「朋友?」她懷疑的把臉偏一邊。



望著她沒有靈魂的眼睛,我的心一緊,她該是個多美麗的女孩ㄚ!



卻是這麼慘淡的在醫院裡,過著沒有色彩的日子。



「妳好,我是Xanthe。」希望我的聲音沒有帶哭腔。



她循著我的聲音,將臉轉向我,臉上是純真無邪的笑容:「妳好,我叫Daisy。」



「妳們聊一聊,我去買個飲料。」Nick深深看我一眼後就離開了,留下我和Daisy。



「坐ㄚ!Xanthe姐姐。」Daisy拍拍她身邊的空位,



我默默的坐到她身邊,她好像很興奮的看著我:



「我想妳一定很漂亮,Xanthe 姐姐,對不對?」



「為什麼這麼覺得?」



她是一個很容易惹人憐愛的女孩,如果沒有缺陷,一定很完美。



「因為聲音ㄚ!妳的聲音很好聽,所以我想妳一定長的很漂亮。」



「謝謝,Daisy,妳也很漂亮。」我衷心的說。



「是嗎?我不知道,因為我已經5年沒看過自己了。」



她的聲音裡有一點淡淡的難過。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她,她卻反而先展露笑臉:



「可是沒關係,哥哥說我下個月應該就可以看到自己還有哥哥了,我好期待喔!」



她的笑灼傷了我的心,我咬著下唇沒說話。



「好感謝那個捐眼角膜的姐姐喔!哥哥說她是個大好人,叫我要永遠記住她的恩情。



這種事我哪需要他提醒我ㄚ!我又不是不知感恩。」



她朝我皺皺鼻子,一副可愛撒嬌的樣子。





「我也很希望看到妳喔!Xanthe姐姐。」



「我?」我被Daisy突如其來的話弄得莫名其妙。



「對ㄚ!因為我覺得妳一定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而且哥哥從來沒有帶人來看過我,妳對他一定很重要。」





原來如此,這就是Nick帶我來找Daisy的原因。



「我想……,如果妳看得到的話,一定是一個最美麗的女孩,



要好好珍惜得到的一切喔!」



「我會的。Xanthe姐姐,到時候妳一定要來看我喔!」



我笑了笑,突然問道:「妳最喜歡什麼花?」



「我ㄚ?在我還沒失明的時候,最喜歡玫瑰了,漂亮又好聞。Xanthe姐姐,妳呢?」



「我,我最喜歡百合了,那種白色,的像天使一樣純潔的百合。」



我看著遠處,像是眼前有一大片百合盛開一樣。



「像天使ㄚ?好像很漂亮。」Daisy安靜了一下,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



「好,我決定了,我也要喜歡百合。」





聽到她稚氣的話,我摸了摸她的頭髮,她真的是一個很可愛,很純真的小女孩。



「飲料來囉!」Nick忽然出現,把飲料拿給我們,



他的視線灼熱,逼得我只能低頭藉喝飲料躲開。



在好不容易把Daisy哄睡後,我們相偕走在醫院的庭院。



「Daisy她很喜歡妳。」Nick說了第一句話。



我沒有說話,仍是專心的走自己的路。



「我希望妳也能喜歡她。」



「她很可愛。」我真摯的說道。



「那我呢?」他出其不意的問。



「也很可愛。」



他有點失望:「男生不喜歡被說可愛的,感覺很幼稚。」



我沒有說話,他嘆了一口氣:「我帶妳來看Daisy的原因是因為我希望妳明白,



妳雖然失去一個姐姐,可是多了一個妹妹,



也許意義差很多,卻不至於讓妳太悲傷。」



我的腳步停了一下,原來不只是Daisy說的那個原因而 已。



「妳到底還要我怎麼樣?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遙遠?」



Nick忽然抓住我,痛苦的問著。



我淡淡的看他一眼,悄聲問道:



「你知道Xanthe的意思嗎?」他搖搖頭。



「是金黃色頭髮的意思,在希臘,金黃色頭髮又代表飛的意思。



你知道嗎?我覺得自己好像一隻蜜蜂一樣,總想到處去飛,飛ㄚ飛的,



也許有一天,飛到某一個地方,我就不會再回 來了。」



我的視線迷離,彷彿面前又出現一大片白色百合田。



「這是什麼意思?妳要飛去哪裡?」



Nick抓緊我好像隨便要飛離的身體,著急的問。



「我不知道,也許哪裡都飛不了。」



我的眼睛應該跟Daisy一樣,沒有靈魂存在的痕跡。



Nick頹然放下手,緩緩的轉身:「我送妳回家。」



一直到Nick的腳踏車離開我的視線,我的淚才慢慢流下,對不起,Nick。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甚麼我都有預感,然後睜不開雙眼,



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一個半月後,Nick帶著恢復光明的Daisy到了我家。



一開門,Nick發現來應門的是一個陌生的女子:



「妳好,我是Nick。這是我妹妹Daisy,我們承蒙Penny小姐捐贈的眼角膜,



我妹妹才可以重見光明,所以我們想當面來答謝,也希望能為Penny小姐上柱香。」



陌生女子用一種深不可測的眼神看著他,忽然開口說:「我就是Penny。」



「什麼?」Nick和Daisy吃驚極了。



「捐贈眼角膜給你妹妹的,其實是我妹妹,Xanthe。」Nick如遭雷殛的看著Penny。



「一開始,我妹妹就是用我的名字騙你們,因為,



她說她希望捐了之後大家才曉得到底是誰捐的,



她不希望別人把她當病人看。」



「怎麼會,怎麼會,她是那麼的健康……。」Nick受不了打擊的喃喃自語。



「她沒有接受治療,說想要在家安安靜靜的離去,



其實她走的時候很安詳,並沒有什麼病痛。」



Penny咬著下唇。



「難怪她隨便動一下就咳嗽,臉色永遠那麼蒼白。」



Nick此刻覺得自己像個殘忍的劊子手。





「你不用自責,我妹妹是因為在乎你,所以才瞞著你,



她希望在你面前,她永遠都是最完美的,



所以她慢慢疏遠你,為的是希望你不會因她受傷,



而且也會永遠記得她最美的樣子。」



Penny的淚在眼眶打轉。



一旁的Daisy已經痛哭失聲,沒想到捐眼角膜給她的,



居然是那個還來不及見到的漂亮姐姐。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Nick狂聲大吼,似乎瀕臨崩潰。



「你跟我進來。」Penny帶著他進到客廳。



直到親眼看見靈位和遺照,他才相信了。



跪倒在地,從他眼中流出透明的液體,慢慢的滑過臉,



再滴下地板,滲入地面,蒸發。





「她留了封信給你。」Penny將信拿給他,他顫著手打開,



一張白紙上只寫著三個大字:對不起。



Nick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將紙緊緊鎖在胸前,彷彿這是他的愛人。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沒有告訴妳,



我愛妳ㄚ!妳不要飛,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靈堂裡只聽得到他的悲痛吶喊,沒有人回應,只有淡淡的百合花香漂來。





兩個星期後,墓被移到一個種滿百合花幼苗的地方,墓碑上還覆著一條手帕,



是當初借給Nick的那一條,這些百合花都是他種的。



「這樣妳就不用飛去別的地方採花蜜了。」他說。



我的身影似乎漂流在蔚藍天空,混著百合花淡淡香味,



在有Nick和家人的地方,綻露微笑。



Daisy看著天空,悄悄的說著:「百合花的天使。」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