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閻羅王升殿,鬼卒們一陣呼喊助威後,一個白髮稀疏的老頭兒,和一個年輕人被押上殿來,跪伏在公案前面。



「大人饒命呀!我實在是無辜的,不明不白的,被欽差老爺強捉來審判。大王,我太冤枉了,我還沒有把家財分配好,我還…..。」老頭兒看見閻羅王不但不知害怕,反而一連大喊冤枉。

「住口!」閻羅王把桌子拍的陣天價響:「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是什麼人?膽敢高聲大喊叫。」

「我….我….」老頭兒被閻羅王的威嚴嚇呆了,一時而說不出話來。

「哼!」閻羅王把臉一沉,從鼻裡冷哼一生說:「你生前作惡多端,非重重懲罰你不可,現在我問你的話,趕快從實招來。」

「我…..願意說實話,不過我說了實話之後,還……還請大人開恩。」老頭兒戰戰兢兢的說。

「我問你,你生前騙了隔壁王老太婆的一比養老費,來裝修理你的花園。這件事情有沒有?」閻羅王摸摸鬍子問道。

「有,有。」老頭兒把頭而低下。

「還有,你又串通後街的『大肚子』販毒,和姓「高」的西藥商製造假藥害人,到底有沒有這回事?」

「有,有。」老頭兒把頭垂到地下去了。

「這樣說來,你還有什麼冤枉的!」閻羅王瞪著銅鈴似的兩眼,拍著桌指著老頭兒說:「讓你活到七十六歲已經夠便宜你啦!來人啊!打這老頭兒抓去落油鍋。」

「報告大人!」老頭兒聽要被送去下游鍋,下的臉色慘白,連忙一連磕幾個響頭:「我生前無惡不作,固然罪有應得,但是,大王呀!你為什麼不早些警告我,讓我及早做點好事,積些德來補償我的過失呢?」

「胡說!」羅王又把桌子一拍:「我不早已發出三封信警告你嗎?」

「沒……沒有呀」老頭兒結結巴巴的回答:「大王,你別開玩笑了,什麼時候你寄過三封信給我?」

「你這老頭兒是不是嚇糊塗了?先擦擦鼻涕,清醒一下,我再仔細問你。」閻羅王改變口氣說:「現在我問你,你配上這父老花眼鏡是什麼時候?」

「讓我想想…….」老頭抓抓頭皮,想了半天:「對了,那是我五十歲的那天冬天,有一天,當我做在安樂椅看報紙時,突然覺得字跡模糊,兩眼昏花,於是第二天我便去配了一副眼鏡。」

「對了,那就是我寄給你的第一封信。」閻羅王瞇起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這便是警告你離死期不遠了。」

「哪!」老頭兒驚訝的抬起頭來:「那就是你給我的第一封警告信嗎?」頓了頓,又問:「那麼以後的兩封信又是怎樣寄給我的呢?」

「當你女兒從遠道,趕來替你做六十歲生日那天,你不是為了貪吃一根雞骨頭,把門牙咬斷嗎?從那天起,你的牙齒便漸漸脫落,到目前你的牙齒都快掉光,這就是我給你的第二封警告信。」閻羅王啜了一口茶,接著又說:「那過了一年,你的頭髮由黑轉白,由白而逐漸脫落,掉得你變成一個幾乎禿頭的老人,難道第三封信你沒有收到嗎?你真是糊塗到家了,居然不知道?來人呀!把他帶下。」

老頭兒被閻羅王說的啞口無言,只得哭哭啼啼的跟著鬼差去受刑罰。

接下去第二個受審問的那年輕人,閻羅王翻翻生死簿,搖著頭向他說:「你本來是個有為的青年,為什麼不轟轟烈烈的做一番好事,卻要落到這惡道裡來?」

「不錯,我也覺得自己死的太冤枉,太沒有價值了!」青年振振有詞的回答:「何況,我的眼未花,髮未白,牙齒沒有脫落,也根本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更沒有收到你的警告信,我死得的確太冤枉呀!」

「唉!年輕輕的怎麼你也這樣迷糊?」閻羅王嘆口氣說:「我的警告信怎好千篇一律呢?」

「那麼,大王寄給我的警告信又是怎樣的呢?」

「你記不記得鄰居有個與你同年的青年?」

「對,他是張寡婦的兒子,我們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好朋友。」青年毫不思索的說。

「你的好朋友現在什麼地方?」閻羅王又問道。

「他?他不是在四年前患肺病死了嗎?」

「不錯,他死的那天,也就是我第一封警告信寄達的日子。」

「大王,我的身體比他健壯得多,怎麼可以與這個肺癆鬼相比呢?」年輕頓著腳,生氣的反駁道。

「我說你糊塗一點也沒錯。」閻羅王也吹起鬍子,瞪起眼睛:「人怎麼能夠永遠不生病?雖然你沒患過肺病,可是也永遠保持不壞的身體呀!我早知道你看不懂我第一封信的意義,所以,在那少年死後不久,再給你寄去一封信……。」

「第二封信我還是沒有收到。」年輕打斷閻羅王的話。

「混蛋!」閻羅王聽他這麼說,氣得破口大罵:「與你同住三年的表哥,有一天平白無故的死了,那就是警告你有一天也會遭到他同樣的命運。誰知,你還不知醒悟,一天到晚糊裡糊塗不知修行,迷戀生死,我急得上個月又寄一封限時信給你……。」

「限時信,別開玩笑,我根本沒接過什麼限時信。」

「蠢才!」閻羅王差點氣昏了頭:「你怎麼那麼笨?你們村裹四、五個小孩,那天不是在敲打一顆手榴彈?結果轟然一生,炸得三個頭破血流,受了重傷,兩個當場一命嗚呼,這樣說你應該知道吧?那就是告訴你,並不是老年人才會到我這兒來報到,年輕人,小孩子也照樣被送到我這裏來。黃泉路上無分老少。」

閻羅王滔滔不絕的說:「不過,卻有一種人例外,不需要到我這裏來,那就是在陽世行善悟道的人,因為他們活著時只知造福人群,服務社會,所以能夠了脫生死,前往極樂世界。」

「大王,我懂得你的意思了,下輩子我一定照你的話去做。」青年感動得眼淚直流,心中很懊悔在世時沒替社會多出一份力。

「既然你能夠了解我的意思,那最好不過。現在我放你回陽,投胎再生,希望你切記我的話。」說完,擊鼓退堂,留下年輕人,一步步的走出森羅寶殿,向著理想的方向奔去。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