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幸福,是淡藍色的。

甜蜜的幸福,是粉紅色的。

溫暖的幸福,是橘黃色的。

*********************

一瓶瓶液體狀的『幸福』,靜靜擺在我的店裡,發出安詳寧靜的光芒。
  

它們只為了需要他們的人而存在,也只為了真正需要它的人發揮效力。
  

你想要擁有不被拘束,海闊天空的自由嗎?

如果對你來說,這是種幸福;那麼,你可以帶走這瓶幸福。
  

你想要情人對你噓寒問暖,總是膩在你身邊嗎?

如果對你來說,這是種幸福;那麼,你可以帶走這瓶幸福。

你想要被人關心著,照顧著,時時刻刻掛念著嗎?

如果對你來說,這是種幸福;那麼,你可以帶走這瓶幸福。

*********************************

『愉快』、『才智』、『美貌』、『人緣』…在陽光的反射下發著光。

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妳想要哪一種?


***********************************************
  

那個女高中生,已經在我的店外徘徊好幾天了。

我知道她想進來,畢竟『幸福專賣店』的字眼是很吸引人的。
  

這天下午,我站在店門外等著她。她該是會需要我的幫助的。


她出現在路的那端,慢慢的,她怯怯的影子靠了過來。

她看了看我,好像很艱難的吐出了話…
  

{請問…這家店……}
  

我並沒有說什麼,她深吸了口氣後跟著我轉身進了店裡。


進了店後,她像被禁錮終得釋放後的小精靈,在我店裡吱吱喳喳起來…
  

{哇!這裡有好多漂亮的瓶子喔!}

[喜歡嗎?]我問。

她用力點了點頭:{嗯!當然喜歡啦!}


{不過…有好多種我都想要喔…怎麼辦呢…}


[小女孩不可以這麼貪心的唷…一個人只能使用一瓶『幸福』的…

如果使用了一瓶以上的『幸福』,那咒語就沒有效了呀…]
{什麼咒語?}女高中生用她清澈的眼睛望望我。


[使人幸福的咒語呀……]我拿起了一瓶『氣質』,緩緩轉動著
  

{哇!真好…不知道有沒有用呢…我想他會喜歡漂亮的女生的…

那該用這瓶粉紫色的囉…

還是要這瓶藍綠色的『溫柔』呀…

不過那個淡紅色的也好好看喔…

我最喜歡淡紅色了……嗯…}
  

女高中生吱吱喳喳,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笑了笑,換上了一片猶如夕陽般的音樂。果然----
  

{ㄟ~這是什麼?怎麼是透明的??}
  

女高中生又以她清澈如藍天的眼睛看了看我
  

[這瓶透明的呀…很特別對嗎?這瓶是『心碎』]我沉沉的笑了笑
  

{『心碎』?那是種幸福嗎?是什麼種的呀?}


我沒有回答她,她也不再追問。不過有一天,妳會懂的。


那是不屬於美貌,不屬於個性,不屬於feeling的一種幸福。


很快的,我和那個能映出藍天的女高中生成了好朋友。

也因為這樣而証實了我的假設------
  

[呵~原來妳還這麼純情呀?]


{妳笑人家!那我不說了!}


[好嘛…說嘛…我想聽呢…]


{他很帥喔!而且風度翩翩的唷!大家都好迷他喔!}


[是喔!那他一定是個GAY啦!]


{才不是!妳最不正經,不說了!}


女高中生嘟嘟嘴,跑去看她最喜歡的那瓶淡紅色的『被愛』。


口中的他是個萬人迷,沒聽說喜歡上哪個女孩。

她總說他是不同於一般的帥哥的,因為他很特別。
  

{妳沒看過他的笑容!妳不懂的啦!他的笑容很真的!}


她是一個會看別人笑容的人。

她因為他的笑容而確定他是個很真誠的人。


所以,她愛上他的真誠,並非他帥氣的外表。

那麼,我呢?
{妳?妳的笑太沉了…我看不出來…妳大概很神經質吧?哈哈哈…}

她偏偏頭,說完就倒在桌邊狂笑。

她不止一次問我:{該選什麼好呀…

『被愛』?『真心』?『愉快』?}
  

她擁有她挑選的理由---

{我想『被』他『愛』呀…可是我也想要他知道我的

『真心』嘛…
  

不過是不是跟他從『愉快』的朋友關係作起會好一點呀…說嘛…}


我總是這麼回答她:

[等妳能不假思索就說出妳想要的幸福,那就是了。]


得不到她滿意的答案,她總是會嘟著嘴巴去看著那瓶『被愛』。


過了不久,令人期待的情人節到了。


女高中生打算情人節那天,在浪漫的氣氛下對那個男生告白。


她很緊張,一直來問我怎麼辦?


她甚至說:{不如,我用那瓶金色的『勇氣』好不好?}


雖然我是幸福專賣店的老闆娘,但是我還是很有道德良知的勸止了她。


[妳自己就有了…別胡亂使用『幸福』的權利…]


她打扮的很漂亮,就連我最挑剔的眼光也挑不出個什麼壞來。


柔順的長髮捲出了浪漫的弧度,用淺銀色的絲帶鬆鬆的打了個蝴蝶結。

一件絲質的銀色細肩帶小洋裝,配上了一雙銀色的娃娃鞋,

襯出她的皮膚細緻又白嫩。

她的雙眼,淡淡的映出了銀色,使她脂粉未施的臉蛋更加清純。

女高中生特地彎到我的店裡來,在我面前轉了一圈:
  

{好看嗎?}


我點了點頭,微笑著把蹦蹦跳跳的她送了出門。


晚上,八點多了。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喂~?]

{喂?告訴妳喔!他吻我了!他喜歡我耶!妳是第一個知道的喔!}
  

[真的?恭喜妳囉!]

{呵呵~謝謝!啊!不多說了,他在等我,我先走了!Bye!}

電話掛了,我笑臉盈盈的望著月亮。

[啊~~真好!好久沒有這麼快樂的事了~~]

晚上十一點過後了,我打算拉下店鋪的鐵門。

看著路的那端,忽然想起等待她的那天。

唉……還是沒辦法嗎?

我停止了拉下鐵門的動作,轉身進入店裡泡了一壺橘黃色的『溫暖』。

剛泡好,就有人闖進來了。

{怎麼…怎麼還沒…打烊呀…}

她清秀漂亮的臉蛋,掛滿了淚痕。

我倒了杯溫暖,默默的遞給了她。

{嗚嗚…原來…他有喜歡的人了…可是…他吻我……

嗚…他說他也喜歡我…可是…他喜歡她的…那…他…

真誠……他會為難…嗚…}哭著哭著,她睡著了。
  

隔天起床,她不好意思的對我笑笑:{抱歉,給妳添麻煩了…}
  

[想好要哪一瓶了嗎?]
  

她用力的點點頭:{嗯!我要…『成全』。}
  

我不發一言的透明的瓶子交給她,她緩緩的走出了我的店門。
  

看來,她真的懂了。

『成全』是一種幸福。
 

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幸福,才是自己真正的幸福。

即使因為這種幸福會使你疼痛,而感到『心碎』----

用我的心痛來成全你的幸福,願你真能比我幸福。


*      *       *         *


  這是一家幸福專賣店。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妳要哪一種?
  我的快樂在於你的笑容;我的美滿來自你的幸福。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