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虎婆婆進入妳家, 等著妳睡著,然後咬掉妳的頭,妳的腦,吸允妳的手指頭

到底,有沒有那隻老虎的存在?
是不是曾經真的存在過?
動物是不是真的可以修煉成精?
我們身旁,是不是隨時可能出現一個滿口血牙的野獸?

東北的沃狸
歐洲的狼
日本的山妖
這故事除了代表人類對陌生人的恐懼外
是不是真有這樣的鬼魅存在?
沒人見過
因為 見到的人,都已經.....

只剩下,口耳相傳。
在奶奶..爸爸....與記憶中...
不斷的輾轉流傳....


曾經有這樣三個人。 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做小茹,阿建,和阿中。
一起就讀於台北某大學...

大二那年。 他們一起修了一門叫做「鄉土文化與民間傳說」的課程

到了學期末, 老師要他們每三個人一組, 選擇一個口耳相傳的故事。
去找尋故事的源頭, 或是蒐集所有相關的版本,做歸納和整理。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 其實充滿著許多的故事。
原住民的矮靈祭, 海邊的望夫石, 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虎姑婆。
他們三個人經過一個下午的討論, 決定選擇虎姑婆做為報告內容。
於是,他們分為三線進行, 一線去圖書館或是資料館,尋找所有虎姑婆的故事。 一線回到鄉間,去尋找遺落在坊間的虎姑婆故事。 最後一線,則是去查詢所有傳說,所有相關性的故事。
結果大出他們三人意料!
因為可考和不可考文獻的虎姑婆故事加起來, 竟然超過200篇。 雖然內容大同小異。 不過故事普及的程度真是驚人, 許多不識字的阿公阿媽都熟悉知道這個故事... 而且都是比他們更遠古的長輩跟他們說的..
台灣土地上,由北到南,這個故事膾炙人口的程度,讓人吃驚。


為了這個驚人的數據,他們又聚在討論, 唯一可以解釋的

這故事應該發源於中國大陸。
不然,在那些沒有電視,故事書,和廣播的年代。 又隔山隔水的台灣島。 如何塑造出類似性這麼高的故事?!


而負責第三線的男孩, 更帶來更驚人的消息, 全世界跟虎姑婆相關的故事多到數不完。
全世界似乎都有這麼一隻善闖空門的野獸, 舉例來說, 發源於德國的「七隻小羊與野狼」 故事裡, 當母羊離家, 野狼想要進入小羊的家,喬裝成羊媽媽,小羊為了鑑定野狼的真實性, 還摸了摸野狼的爪子,不過爪子因為抹滿了麵粉, 所以騙了小羊們。 終於野狼闖進了小羊群的家, 吞了其中六隻。

再回頭看虎姑婆故事裡
老虎的爪子,是用樹葉騙過姐弟兩...
甚至中國大陸裡, 從東北到雲貴,從西北到東南,似乎都有這樣一隻妖怪存在。
會在深夜敲門,敲門。
騙過小孩後, 然後吃掉小孩。

這三個人做「虎姑婆」報告做出了興趣。
於是他們約了時間,去找老師詳談。
他們的老師來自大陸, 曾因為抗戰走中國大陸各個地方,聽過各式各樣的故事 老師非常欣賞他們求學與求知的精神。
於是他對他們說, 如果你們肯在暑假的時候,去一趟大陸, 然後找回虎姑婆的真正的源頭, 這份報告分數就給你們99分。 而且,錢方面由老師想辦法。

三人回到家裡,向父母商量。
小茹家裡都是老師,所以開明,況且有這麼一個機會讓小孩去走走,
機會可遇不可求,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阿中的家裡非常有錢,曾多次出國,對他來說,這是一次簡單的散心。
況且去大陸沒有語言問題,家裡毫無疑問的贊成了!
阿建雖然家裡比較沒錢,不過父母也贊成他去大陸看看, 反正為了求知,這是非常棒的機會。

三人就這樣訂下了約定, 就在那年的暑假, 去一趟大陸,找回虎姑婆的源頭。

暑假終於到了, 飛機離開了台灣土地, 降落在大陸機場。
他們三個人拿著老師提供的資料, 去拜訪當地有名的學者,民間文學的高人, 一邊遊山玩水,一邊尋找虎姑婆的發源。
終於,他們在北平找到了所謂的鄉土文化權威,卓教授。
那是一個刁著煙斗,滿臉皺紋的老人。 因為老師曾經幫他們提點過, 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見到了老人。 老人,聲音低沈沙啞, 說到
「沒錯,全中國都有這樣類似的故事,其實我也曾研究過...
如果我沒記錯,最早出現這樣故事的地方,應該在東北...」
東北?
一但進入東北,就不是所謂的觀光線了, 也將會替這次旅程,摻上一些未知的危險... 三人連日討論,並與台灣的老師通過電話, 畢竟是年輕人啊,最值得傲人的勇氣和衝動, 引領他們毅然決然往大陸的東北邊探訪。

臨行之前,卓教授給了他們一個人的名字和住址。 還特別叮囑他們 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文學大家, 不過這個人曾經因為戰爭,腳印遍佈整個東北,甚至全國的每個角落。 在當地人人都尊稱他一聲, 東北通』。
他們三人背起行囊, 在彼此的加油打氣聲中,浩浩蕩蕩往東北出發。
沿路上的大原野風光, 深深的撼動他們的心, 在擁擠的台北城,哪能見到如此綿延萬里的麥田,如此寬過清澈的藍天, 火車上, 畢竟是年輕人, 習慣了大陸的貧窮與落後之後, 馬上開始享受大地的風光。


不過在旅途中,發生了一件非常掃興的事, 就是富家子弟阿中,在歐洲的爺爺病危, 家裡急電要他飛往歐洲,去探望爺爺, 也許是爺爺的最後一面,所以阿中非走不可。
三個人好不容易一起奮鬥到這裡, 感情已經非常的深厚, 阿中,阿建與小茹,都很不捨對方。
不過阿中又不能不走... 阿中臨走前,笑著說,
「歐洲不是也有類似的故事嗎?我這趟去歐洲,也去找找有沒有 充滿傳說的森林!等我們回到台灣,再交換心得吧!」

三人依依不捨,分成兩組,分道揚鑣。
阿茹和阿建到了東北, 因為台灣老師用盡了人際關係, 一路上都有人照應, 雖然有些小挫折,不過都難不倒他們的決心。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 越靠近東北,他們開始遇見幾件難以解釋的事, 就像是半夜裡,他們一直放在背包裡的虎姑婆故事書,
好像被人翻過,有著烏黑的手印。(或是爪印?)

甚至他們在睡夢中,會聽到野獸低嚎的聲音, 甚至某次夜晚,街道的狗吠聲突然大作, 不過所有聲音隨即就全部消失了。
終於,他們來到了東北,也找到了那個所謂的「東北通」 東北通身材不高,馱著背,臉上盡是歲月滄桑的痕跡。
灰舊的藍色棉襖,和已經分不清是黑色還是紅色的破帽。
他從北平老人那知道, 他從北平老人那知道, 這兩個瘋狂的年輕人,此行的目的。
他搖搖手, 「年輕人,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我勸你們一句,回去吧!」
兩個年輕人花了好幾週的時間, 一路風雨,才找到東北,好不容易,終於逼近了他們最初的目的 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他們繼續堅持著。
東北通柪不過他們, 答應他們,只帶他們到東北大森林附近。
東北這塊森林樹海,擁有非常多的傳說, 不僅擁有超過一萬公頃的面積, 許多地方,甚至從來沒有人走過。
從遠方望去,就像是無邊無際的的樹海。

東北通帶他們到樹海的邊緣,紮營,答應讓他們住個兩晚, 就催促他們要回去。 站在在樹海邊, 就會聽到深不可測的樹海深處, 不斷傳來各種奇異的聲音。
許多聲音好似是從內心深處,直接震盪耳膜的低鳴。
他們倆心中有點害怕樹海的幽冥黑暗, 可是又沈溺於這冒險的氣氛中, 少年人真是不知道好歹, 竟然偷偷決定,要在離去的那個晚上,到樹海內部去住上一晚。
享受一下黑森林的痛快與刺激。
他們計畫只走一公里,並沿路留下標記,避免迷路。
於是那天,他們就趁著東北通不在,偷偷溜進森林裡。
只住一晚,應該不會出事吧... 他們非常幸運的,找到了東北通提過的那幢木屋, 很久以前的人留下的,幾乎荒廢的小矮屋。
小木屋外頭有棵參天的大樹,和光可鑑人的小湖。
好像是專為渡假的小木屋。


e27855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